TWIG

恶作剧完毕

【长得俊】Lumos

 

*Lumos-荧光闪烁

哈利波特里面的一句咒语


前篇指路→巫师与麻瓜

 

 

 

-

“林彦俊,这个很好吃哦,你要不要试看看,林…”


回应尤长靖的是一声门关上发出的激烈声响。



 

“长靖,彦俊怎么了?”最后一个留在餐桌上陪着尤长靖的朱正廷正打算离开就感受到两个大哥之间不同寻常的气氛,不安的搓了搓手。

尤长靖稍稍颔首,到一半想起什么似的顿了顿,很快又摇起了头:“没事啦,你不要担心。”


朱正廷不可置否的眼神在尤长靖和门之间飘忽了一会,确认自己无法插手之后,认命的回房了。四周黑暗,他们只开了头顶一盏暖黄的吊灯来照亮这一时兴起的夜宵派对。此刻餐桌前只剩尤长靖一个人,昏黄的光线衬托着寂静浪一般扑面而来,让他心中陡升无助。


从大厂毕业之后直到昨天,林彦俊也没有像刚才那么不对劲。


他…怎么了?



进了门之后房间里也是一片黑暗。


尤长靖掏出魔杖在空中划了一个半圆,把床头灯打开了。没来得及收进衣柜的衣服整齐的摞了放在床脚,被子没来得及叠,团成一团和枕头挨着,依稀有靠过的痕迹。但是房里没人。


浴室的门虚掩着,里头透出白皙的光线。尤长靖快步走过去推门看,也没人,倒是墙上还未褪去的水珠证明了有人不久前刚刚使用过。

人到底哪儿去了?百分九看起来最小,年龄却最大的主唱大人弯着年轻不再的腰一通好找,最后才在电脑桌下方的角落里头找到了一只灰猫。


“干嘛躲到那里去啦。”尤长靖费劲的把猫咪捞出来,禁锢在怀里不让动弹。灰猫不情不愿的被拉出来之后在主唱大人的怀里剧烈挣扎,任凭尤长靖怎么顺毛安抚都没用,最后心一急,在尤长靖白嫩的虎口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牙印。


“嘶——”尤长靖手一抖把猫咪放开了。其实没那么疼的,但他还是半演戏半真实的装作很痛苦的叫出声了。


在他低头检查手上牙印的时候,灰猫蹦到床上摇身一变变回人形,盖了被子调暗了灯光背对尤长靖留下一个看起来莫名落寞的背影。


吼,林彦俊,很疼诶,难道你都不要哄哄我的吗。尤长靖咬着嘴唇独自委屈。



 

林彦俊猫耳朵没来得及收起来,此刻正耷拉着,显得毫无精神。他把头埋进被子里,踌躇了一会闷闷出声:“记得吃维生素,记得洗澡,不要睡太晚,我先睡了。” 


等了一会,没传来尤长靖应答的声音。林彦俊心下已经心知肚明那人现在是怎样一个可怜巴巴的表情,叹了口气,掀开被子一跃而起把人紧紧搂在怀里,顺势倒在另外一张床上:“睡觉。”


他手伸到床头柜拿起魔杖挥了挥,把房间里所有的光源都熄灭了,窗帘拉紧。然后在被窝里找到恋人的手,轻轻按摩起刚刚被自己咬痛的牙印来。


“…我没洗澡。”“我洗了就行。”


“我还没吃维生素。”“明天起来吃。”


“我还不想睡觉。”“……”


换来的是一个霸道又温柔的轻吻。


尤长靖只好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

其实尤长靖知道林彦俊为什么这样。


回北京的那一天,他也接到了敏姐的电话。“长靖啊,最近你和彦俊不要玩的那么近,尽量和别的队友多走在一起。…你也知道的,最近你们粉丝关系有点紧张。平时不要去看那些不好的东西,没事的。”

这家伙,明明说好了不去理会,结果自己还是往心里去了吧。



 

尤长靖醒来的时候身旁的位置已经空了。


门外传来一阵麦片的飘香,他赤着脚跑出去,看见林彦俊笨拙的绑了围裙在厨房煎鸡蛋,担忧的心才安定许多。弟弟们都外出工作了,剩下两根香蕉原定的工作计划改期,这才让他们奇迹般的得到了一天休息时间。


一天的休息时间也是不够的。吃完早餐,林彦俊和尤长靖一个看书,一个趴在桌上补没交齐的论文,安安静静就到了晚上。林彦俊的情绪缓和不少,让尤长靖松了一口气。傍晚弟弟们陆陆续续回家,两个人负责了所有人的晚饭,十点没到就早早跑回房间养精蓄锐了。


林彦俊的床铺早就形同虚设,俩人躺在尤长靖的床上,林彦俊脚趾头不安的蠕动。尤长靖当然感受到身旁这人细微动作。


知林彦俊莫若他。林彦俊有话要讲。


“对不起喔,昨天咬你。”林彦俊拿下巴蹭蹭尤长靖头顶的发旋“我就是有点烦而已。”


林彦俊自认是个感性的人。


喜欢开放式结局,喜欢悲剧收尾的电影,喜欢素净淡雅的诗和画,享受遗憾美带来的痛感与快感。但是独独在和尤长靖的感情这件事上,他无论如何,拼了命也要求得圆满。


公司打来电话之前他还没想到事情已经闹得这么大。让他接完电话之后全然忘记不去理会这件事情的约定,颤抖着打开微博,嘴巴微张愣在原地。


假如顺着网络的线能去到每一个人身边,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给所有人都施一个一忘皆空咒,好来折断所有朝他们射过来的言语之箭,好来停止这场罪恶的狂欢。最起码…最起码也要护他的太阳一个周全。


恨啊,恨自己。林彦俊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提线木偶,被爱他的人扯来扯去,最后也只能无力的接受现实,无法反抗。压力排山倒海般涌来,让他只能苟延残喘。


他爱尤长靖,所以愤怒;他爱粉丝们,所以懦弱。他妄图得到个两全其美,所以把自己变成了矛盾体,日日沉重。


到底应该怎么做才好。


尤长靖头埋在林彦俊肩窝,整个人以一种依赖的姿势蜷缩在林彦俊怀中。听到他这么讲,吃吃的笑了。



“林彦俊,我不用魔杖也能施魔法,你信吗?”尤长靖抬起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抚上林彦俊跳动的心脏。


“Lumos.”


他抬头对上林彦俊震惊到失语的脸庞,双手勾住了林彦俊的脖子,害羞又坚定地在那人耳边低语:“我才不学陆定昊说自己是什么小太阳。我就当你魔杖里面的一束光就好,害怕的时候念咒语,我就会蹦出来陪着你啦!这是尤大师的独家定制魔法,不要外传喔。”


-


老天野,捡到宝了辣。


这是林彦俊动情的吻向那人之前,脑袋里的最后一个想法。



 

-

“我跟…尤长靖唱一首歌好了。粉丝都很想听的一首歌,叫等待整个冬天。”

林彦俊敏感的听到尖叫中夹杂着一些细微的吸气声。有台下粉丝传来的,是惊喜还是惊吓他现在已经无暇考量。也有台上队友发出的,转头瞥到范丞丞和陈立农耐人寻味的表情,他差一点破功笑出来。


但等林彦俊对上身旁人的双眼时,所有的声音一瞬间都听不到了。


世界的光芒褪去,只留那两汪清泉独诉情深。

 


 

等待整个冬天 你没出现


现在依然下着雪


等待整个冬天 我还是想念


有你在我身边




“Lumos.”


等待整个冬天。


你是我心中,唯一的光。

 

 

end

 

最近阅读量好少

感觉我的写手生涯要滑铁卢了 哭哭

评论 ( 9 )
热度 ( 257 )

© TW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