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G

恶作剧完毕

【长得俊】好梦



长得俊的睡前时光


我是蛔虫我保证这些都是真的





-


【2018年4月7日】


林彦俊洗好澡出来的时候,床上那个隆起的鼓包已经在有节奏的耸动了。


“尤长靖,睡了?”他悄悄撩起那人的被子,却发现里面亮亮的。“噗哈哈哈哈,林彦俊,你看你!昨晚哭成这样诶,都被粉丝拍下来了啦!"尤长靖恶作剧成功般大笑着一把掀开被子,得意洋洋的展示着手机上的图片。


“怎样,不行吗”林彦俊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好在房间昏暗,他自己也不白。他不说,尤长靖就不知道。


“你拿来啦!小小年纪的都在看些什么东西!” 手机突然被这位高个子俯身一把抢过,尤长靖从床上站起来就要去够,奈何手臂没那人的长,只好眼巴巴任着林彦俊对他的手机左划右划,上下其手。


林彦俊翻了一会,突然不翻了。


“不好玩,睡觉了啦。”他把手机抛回尤长靖怀里。尤长靖不明所以拿起来一看,屏幕上赫然是昨晚出道舞台上他们俩拥抱的照片。


“林彦俊?”


“……”


“你不要那样子趴着睡了啦,我怕你死掉,把头转过来。”


“林彦俊,你耳朵很红喔。”


“……”



-


【2018年4月20日】



[你们现在在的地方是几点?

 这里是22:38 准备休息了


 第一次感受到时差 好像活在两个世界一样

 很神奇 哈哈哈哈哈 keep fighting]




尤长靖发完这条微博,心满意足的放下手机拿起眼罩。


“我也要睡了。”对床的林彦俊突然出声。尤长靖拿眼罩的手顿了一下,哦了一声,看着林彦俊已经放下书准备躺好的样子,主动屁颠屁颠跑下床关了灯。


他们房间里早就拉好了厚重的窗帘,灯一关,简直黑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尤长靖在原地呆了好一会,视线才再次清明起来。


林彦俊这几天很奇怪,只跟他两个人独处的时候,都不怎么说话。尤长靖撇撇嘴,决定还是自己慢慢挪回床上去。


来美国集训的每一天都很累,他闭目休息没几分钟,困意就已经浩浩荡荡找上门了。就在他快要睡着之前,当了许久哑巴的林彦俊却突然莫名其妙冒出一句话来:


“尤长靖,我问你,如果我说我今天看到一棵树就想起你,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嗯?什么树…你什么…”尤长靖厥过去之前拼尽全部意志力回话。


“算了没事啦,晚安。”


“喔,晚安…”


困到不行的人得到特赦令翻了个身,没几秒就传出了浅浅的呼噜,动作迅速的踢开了被子。


听到声响的林彦俊立马下床轻轻又把被子盖了回去,既无奈又觉得这人可爱,只好偷偷掐了一把尤长靖的脸,这也才满意的回去睡了。



-


【2018年6月2日】


“尤长靖,你今天见面会干嘛说我睡姿像鲸鱼。”


“因为你就很像啊。”尤长靖提起兴趣似的从对床探过身来。他们准备睡了,只开了两盏床头灯。从林彦俊这个角度看过去,那人的轮廓在暖黄的色调下格外柔和,连眼睛里溢出的都是温柔。


“而且杨杨哥不是说了吗,我每天晚上都不干自己的事,都在观察你的睡姿。”林彦俊的心陡然跳到嗓子眼,而尤长靖好像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不得了的话,还在持续把身子探出床外。



啪。他伸出手,把两盏床头灯关掉了。


林彦俊猝不及防,眼睛从明亮直接跳到黑暗被晃得有点花。可没等他恢复过来,被窝里就已经钻进了一位不速之客。温热的呼吸打在他裸露在外的手臂上,林彦俊刚还被空调吹的徒升寒意的皮肤起了一小片鸡皮疙瘩。


尤长靖的头似乎是整个埋在被子里,林彦俊伸手想把他捞起来,这人却死死抗拒着,不肯抬头。



“林彦俊。”小腿被缠上。


“看到一棵树就想起你的意思,我昨天问过justin了。”腰肢被攀过。


“如果我回答你今晚月色真好,你听得懂吗。”这下好了,他整个人都被尤长靖死死抱住了。




不过平时超级讨厌肢体接触的制霸这回倒是没有生气。他笑得傻乎乎的一把反搂住那人软软的身体,遐想了很久似的迫不及待在那人脸上轻吻一口,答非所问的回答了一句:


“我爱你。”




-


 【2018年6月4日】


今天长得俊房间的灯黑得挺早的。


喜茶小分队回来的也挺早的,不过区区九点,百分九两位老大哥的房门就已经黑灯瞎火锁死死了。


”阿俊,长靖,我们买了一点东西回来,要粗来一起次吗?“乖小孩农农还知道要分享,走过去敲了敲房门。“不用…了啦,你们吃。”等了一会,尤长靖的声音才从里面传出来。


“好叭。”农农摇摇头,觉得长靖今天怎么怪怪的,平常再困也要出来吃一口再睡的人。




门内。


“想吃东西吼。”林彦俊确定未成年走远了,一边继续着身下的动作一边伏在尤长靖耳边低声勾引“哥哥,别吃东西了,吃我吧。”


“这种时候还讲什么土味情话啊…”尤长靖气急败坏要去推,拳头到了林彦俊身上却又软绵无力,倒更像是什么欲拒还迎的伎俩。这个林彦俊小狼崽一样在他身体里面乱闯乱撞,搞得他出口的言语也都变得支离破碎起来:“你…慢点……快…快点…”



“到底慢点还是快点,你这样讲我很难控制。”林彦俊关键时候居然一本正经起来。


“你不要玩这个东西啦!等下我就一巴下去…嗯啊……”


“还有力气还嘴,不OK。”


“闭嘴!”



-


【2018年6月9日】


“妈!嘿嘿你很会夸喔……没有啦没有啦,我知道你儿子很帅…爸爸今天开心吗?诶哟我的妹妹八百年不夸我一次今天终于舍得开口了……”尤长靖叽里呱啦和家人视频完,已经接近凌晨了。


他冲进卫生间敷了一片面膜,顺带把剩下的面膜精华全抹在了刚刚出浴的林先生脸上。


“林彦俊,刚我和我妹讲电话,她说你今晚很帅喔…”尤长靖口齿不清的说。


林先生劈头盖脸被抹了一通倒也不生气,反而饶有兴致的接过了话匣:“看来兄妹眼光果然一致吼。”


“自恋诶你,不过这倒是我的真实想法啦。”尤长靖鹅鹅鹅的笑起来。


林彦俊挤开尤长靖,趴在洗手台前把脸上黏糊糊的面膜液洗了个干净。他抬起头的时候,正好轮到尤长靖揭下面膜去洗脸。镜子里倒映出两个人头发也湿衣服也湿的狼狈模样,一高一矮,两头乱毛。明明就是再普通不过的场景,林彦俊却像看不够一样看了又看。


“尤长靖,我今天见了你的家人,又见了你的老师喔。”



“对啊,怎么样,感觉紧张吗。”尤长靖头也不抬的说。



“没有啦,就是忽然觉得,什么时候也要带你回一趟我家了。”



-


【2018年7月2日】



“有没有很激动?”


“有!去台湾可以去逛夜市!还能跟朋友们聚餐,超级开心!”尤长靖从在飞机上坐定开始手机就没停过。


林彦俊不搭话了,转过身去小朋友式生闷气。


“啊好了啦好了啦,跟我们林林回他的家乡我超级开心了啦。”尤长靖连忙放下手机去哄。手穿过林彦俊腿上盖着的毯子去挠林彦俊的手心。


夜班飞机,机舱内的灯已经暗了,只有偶尔传来的小片悉索声。林彦俊拉开遮光板,正好能看见一片云海之上皎洁的月牙。孤孤单单的,却因为有翻涌云海的陪伴,显得和谐而静谧。


他松了一口气,把尤长靖不安分的手翻过来十指紧扣。


“你知道吗,16年我一个人从台北坐飞机到上海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我这辈子还有没有脸再回来。”


林彦俊喃喃出口,尤长靖也不回答,很安静地听。


“这一年像做梦一样,忽然间就拥有了这么多,我觉得好不真实。所以这一次回来,我会怕。怕一落地,我就又变成小小一个被公司骗了都不知道找谁帮忙的练习生。”



“好在这回有你陪我。”


尤长靖听他最后做了一句总结,开怀的笑了。他抬起手捂住林彦俊的眼睛,轻轻柔柔像在哄一个小朋友。


“好啦,”他说,“到了就很晚咯,现在睡一下吧。”


“别担心,睡醒了这一切也不会消失。我就在这里,牵着你,所以不要害怕。”




我答应你,从今以后的每一个夜晚,无论你是沉睡还是醒来,我都会在你身边。


我们牵着手,一起走。







end.




4月7日出道一天

4月20日 美国集训

6月2日深圳见面会 鲸鱼

6月4日 全员被偶遇不见长俊身影

6月9日南京见面会 见家长见老师

7月2日 林彦俊携尤长靖回台

未完……


 

 

评论 ( 14 )
热度 ( 278 )

© TW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