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G

恶作剧完毕

【长得俊】我在未来等你

睡觉的时候梦到初中被欺负的小尤 

结果醒来摁亮锁屏 看到上面橘柚两个人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泪目了 

如果那时候 有制霸陪着他就好了




-


尤长靖总觉得高中部新来的的那个台湾交换生怪怪的。


放学经过高中楼的时候,总要被迫接受注视的目光;初高共用一个操场,他换成短短的运动服,本来就是故意走在最后面不想要被指指点点了。可是那个交换生却总是会出现在他周围,身边还跟着一大群朋友,好像故意招摇给他看似的。


好...好像谁没有朋友一样。




橡皮啪嗒一声掉到地上,打断了尤长靖的思绪。课间的教室喧哗又拥挤,几个男同学霸占着大部分空间你追我打,桌椅发出一阵阵碰撞的声音。


初中部不像高中部备受宠爱,现在也只靠着四台吱呀作响的老式电风扇来传播凉意。热浪从窗外一股股涌进,吹得人头脑发胀。


尤长靖弯腰去捡,身边却突然经过几团旋风。橡皮在混乱中不知被谁踢了一脚,翻了几个滚停在了斜前方聊天的女生脚边。


“嘿!可以帮我捡一下橡皮吗?”他只好朝她们露出友好的笑容。尤长靖咧开嘴角,尽力划出最弯的弧度。


女生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又把头转回去了。




很奇怪。阿嬷以前常常掐他的脸蛋夸他有福相,一定会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啊长靖,要跟朋友多笑哦,这样大家才会觉得你很善良。”她还这么对他说。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不太奏效。


尤长靖叹了口气,灰溜溜钻到女生们脚边,捡回了那块脏兮兮的橡皮。




“尤长靖,兄弟我最近钱不够花了,你能不能先借我点钱啊。”放学的时候他也没有被放过。尤长靖被几双强有力的手死死按在墙角,动弹不得。


为首那人笑嘻嘻望着他,厚重篮球鞋却毫不客气一抬踩在他脚上,碾不折不罢休一样用力。


好疼,他感觉自己从脚尖到大腿都已经没有知觉了。校园里人都走光了,只剩下远处前操场上还有几个人在打篮球。这里是后操场的单车棚,还有谁能够来救他呢。



“我没钱”



“没有钱?”男生嬉笑的脸庞一下变得狰狞“别他妈给我耍花样。胖成这样你没钱?拿出来!”


“我他妈都说了我没钱!”尤长靖被这话激得急红了眼,咬牙切齿使出蛮力挣脱开禁锢,小兽一样用脑袋一下撞向一旁钳制他的帮凶。


男生见状一把推开其他人上前揪住尤长靖的衣领:“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还敢还手。”说罢便轮起拳头。两人扭打在地上,尤长靖条件反射闭上眼睛,想象中雨点般的拳头却一直没有落在他身上。




“学小混混收保护费觉得自己很man是吼?”熟悉的台湾腔突然传来。




尤长靖睁开眼,就看见男生举起的拳头被台湾交换生轻而易举拉住,动弹不得。


“还是你们想试试更man的打架方式?”交换生侧了侧头,身后走出三四个健硕的高中体育生。男生悴悴收回拳头,默不作声和他的手下们站到一起。


“不想打就滚。”软糯的台湾腔从他口中吐出显得格外强势。男生恶狠狠瞪了尤长靖一眼,带着手下跑走了。



“谢谢你,呃,学长。”尤长靖从地上被拉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了谢。才一米六的他在一群一米八的高中生中间颇有些不自在。他怯生生抬起头,却莫名其妙发现刚刚还酷炫狂拽的台湾人此时嘴边却挂了两个凹陷的酒窝。



“不客气。认识一下吧,我是台湾来的林彦俊。”




-


“嗨!学弟,这里!”



尤长靖磨磨蹭蹭从学校里推着单车走出来,视线一下被在校门口一边舔着冰棍一边朝他挥手的身影吸引。


“学长不跟你的朋友们一起走吗?”他只好推着自行车走过去打了一声招呼。


林彦俊的直球倒是打得痛快,他扔掉叼着的木棍,自然的走到尤长靖身边:“他们都先走了,我在等你。”见尤长靖面露犹豫,还大大咧咧补了一句“等下天就要黑咯,你不是很怕走你家门口那条小路吗,路灯坏了一年都没人修。”




“...对。不过学长怎么会知道?”尤长靖一向活跃的脑袋瓜现在已经开始编起了故事,难不成他跟踪我?


“我什么都知道啊。”林彦俊臭屁的嗤笑了一声“现在是又在乱想是不是,我没有跟踪你啦”




...这要我怎么相信。尤长靖十几年人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后背发凉。


他们明明就没有见过,可是林彦俊却好像很熟悉他的样子。尤长靖想说的话,没说出口的独白,甚至是骑车的时候只喜欢一只手把着车头这种小习惯他都了解。


“下回不要再给别人欺负你知道吗,傻傻的。”林彦俊仗着身高优势去揉尤长靖的脑袋,“还有,要多笑。送你到这里,我先走了。”


天已经全黑了,连带着两旁边的低矮民居也都变成了一个个烧焦的火柴盒,排列着毫无生气 。巷子里只有一盏昏黄的街灯在闪烁。


尤长靖呆呆的站在家门口看着林彦俊远去的背影,一时心里竟升腾出一种别扭又温暖的异样感觉。


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的,陌生的善意。



-


烦恼是无穷无尽的,回家并不意味着把忧愁挡在了门外。



妈妈今天煮的咖喱饭破天荒不合他的口味,小少年胡乱扒拉了几口,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从前的诗人说少年人不知忧愁烦恼为何物,但尤长靖正成长的小脑袋里,却相反的囤积着一大堆无法解决的烦心事。比如怎么也处理不好的同学关系,还有怎么也提高不了的数学成绩,比如……这个。压得皱皱的宣传单从书包底部被揪出来。


【新声杯歌唱大赛】



感觉爸爸不会同意的。



尤长靖烦躁的把宣传单揉成一图,没一会又打开心疼的抚平了上面的折痕,踌躇几秒打开了门。




“我不同意。”果然。


“可是爸爸,我真的很想去试试。”面对坐在沙发上表情严肃的父亲,尤长靖有些不甘心的辩驳。


“你现在唱歌又不专业,站到舞台上也根本唱不好。”尤爸爸的态度异常坚决。坐在旁边的尤妈妈张口想说些什么,也被拦下了。


“可是我……”“好了!不许再说了”宣传单被狠心的撕碎成几片,丢进垃圾桶里。尤长靖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愤怒的小跑回房间嘭一声摔过门,趴在床上小声呜咽起来。




明明就可以的。只需要一个鼓励就能勇敢去做的,为什么就不能有人告诉他你可以呢。




炽热得几乎要冲破屋顶的梦想在蒸腾发酵,是夜,被心事困扰的尤长靖听着无尽的蝉鸣,几乎到后半夜才恍惚睡去。


不知为何,他梦到有个银发的高个子跌跌撞撞闯进梦境里,站到舞台上对他摊开手掌递过了一个麦克风。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尤长靖无措的攥紧麦克风站在舞台的中央看着铺天盖地闪烁的灯牌,只觉得天旋地转。



一直到第二天的上学路上,他都没从这美梦里缓过神来。


如果是真的,该多好。






“喂,东西掉了”



神游的尤长靖听到呼唤急急转过身去,就看到林彦俊手上拿着他今早刚从垃圾桶翻出来的宣传单。“刚拿在手上的来着,谢谢”他脸红的从林彦俊手里夺下那一角碎片。


林彦俊被撞得向后倒退了一小步,倒也不恼,反而颇有兴致的追上小学弟越走越快的步伐:“新声杯歌唱大赛?”“你怎么看到了!”尤长靖猛地刹住车。


“看到怎么了,你一个要去比赛的人还怕人家看吼”“我不去"尤长靖又想起昨天晚上和家人的争吵,不耐烦的回嘴。


“干嘛不去?你唱歌很好听啊"林彦俊状似不经意的说 “你一定要去,因为你以后会成为一个唱歌很厉害的人”




这句话像是巨石投进小小的池塘里炸起一朵水花,把尤长靖的思绪又带回昨晚那个乌托邦似的梦境。他抬起头,似乎是想从林彦俊脸上找出一丝说谎的痕迹,可是那人眼睛里写满了笃定,毫无破绽。


到校的时间不早了,两人跨进校门的时候,第一遍预备铃正好响起。


原本慵懒的校园一下沸腾起来,身旁来来往往的同学忽地加快了脚步,行色匆匆。林彦俊把拎着的书包背回肩上,和尤长靖打了声招呼就头也不回的往高中楼跑去。尤长靖心脏跳得厉害,眼神呆呆的跟着林彦俊移动。


“胖子别挡道”肩膀被人恶意的撞了一下。


但尤长靖第一次没有感到沮丧或被羞辱,他怔怔望着远处变成一个小白点的身影顿了一会儿,把手中的宣传单小心翼翼的塞进口袋里,没有理睬无端地挑衅,挺直了腰杆往班上走去。



【长这么瘦,麻烦下回不要走校门了,穿墙进来吧】第一节下课后,班上最爱惹事的男生桌上被贴了这么一张小纸条。



因为你以后会成为一个唱歌很厉害的人。



谁也不知道,这句话在这个平凡的早晨,让一个不平凡的梦想家既拥有了力量,也收获了勇气。



-


要去参加比赛。



两节连堂的数学课,尤长靖无心听讲。稿纸被他潦潦草草写满了这句话,撕碎的宣传单竖着靠在笔盒上,若有若无吸引着他的视线。


来巡查的主任不满的哐哐锤了两下铁门,大多数昏昏欲睡的人虎躯一震,主任走了拿着笔又继续梦游周公。


尤长靖胆小,乖乖的看着讲台上的数学老师,眼神却直愣愣从老师身后飘去投到墙壁上。


他从来没觉得自己离梦想这么近过。尤长靖觉得自己就好像哈利波特,教室的那面墙就是破釜酒吧通往对角巷的魔法墙。推倒它,墙的后面会有他梦寐以求的舞台。


决定了。


终于熬到最后一节课,放学铃刚刚打响,他就一溜烟窜了出去,把做什么事都慢慢悠悠的数学老师给吓了一跳。


高中的放学铃打得比初中早一些,尤长靖狂奔到高中楼的时候,楼道已经空了。国际班的教室在顶楼,尤长靖刚到,就看见两个值日生背好书包拿着垃圾走出了教室。他没好意思开口问,只好硬着头皮走到了国际班门口。


林彦俊在教室里,正坐在一张桌子上翘着脚 ,握着只笔不知道在干嘛。尤长靖走近,发现他在哼一首他从来没听过的歌:



“想在你软弱的时候,守护你左右

 

 想唱着给你的温柔,never let you go……”



还蛮帅的嘛。


“林彦俊!我跟你说,我决定要去参加比赛了。”尤长靖冲进教室,咋咋呼呼攀上林彦俊的手臂。


“喔。”林彦俊反应并不惊讶,像早有预料似的。




“林彦俊,你刚在唱什么?”熟悉了一些,尤长靖开始没大没小。


“哼,我唱的这个,厉害了”林彦俊又朝他笑了,酒窝深陷。明明就和他救他时候的笑容一模一样,尤长靖却突然感到脸在烧。“以后你就知道了”




怎么又是以后啊。尤长靖气鼓鼓的仰起脸,后者不知道他在生气,还在断断续续哼着不成调的曲子。林彦俊看上去真的很高,也很成熟。虽然同样穿着校服,但在尤长靖心里,高中生就是大人了,和他这种小孩子不一样。


而小孩子,最讨厌的就是大人用他还小这种理由不断推脱着以后。



“你刚在唱什么歌?我比赛也想唱这一首,教我。”他尤长靖说罢还抢走了林彦俊的书包,大有些无理取闹的架势。林彦俊对他这套恃宠而骄的方式颇为受用,还是那副笑脸,语气里带了更多的宠溺:“你要唱?这歌很难欸我跟你说”


他从课桌上跳下来,与其说是盯着尤长靖看,倒不如说是透过尤长靖在看些什么,深情款款:“以前我拜托一个很会唱歌的人教我,学了很久才学会,被那个人骂得很惨。第二天还因为我耽误他太长时间,跟我闹脾气。”


说到这里,林彦俊的眼神才又再次聚焦到尤长靖身上,抿起嘴憋笑 “小屁孩,你还是换首歌吧。小乌龟怎么样?”



“不!要!很幼稚诶!”


“你这个年纪就要唱符合这个年纪的歌啊^ ^”


“你不要跟我爸说一样的话!”




-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la


这首歌要给一个人


歌声代替语言


深情只增不减


那一刻吻他的脸




-



纠结了很久,尤长靖最终还是气呼呼的选了这首歌。


听到《小乌龟》这个歌名之后,尤爸爸虽然还是沉着脸,却还是在尤妈妈和妹妹的左右哄劝下亲自把尤长靖给送到了比赛的广场。


第一次比赛,他按着志愿者说的填了资料,领了号码牌,一个人坐在候场席上拘束着左顾右盼。虽然是家门口的小比赛,但参赛者少说也有二三十人,来看比赛的更是不用说。


好紧张,要是林彦俊在就好了。尤长靖鬼使神差般想起那天放学之后,林彦俊和他在空荡的教室里高唱小乌龟的情景。


要是林彦俊在,就好了。




“有请0706号选手,尤长靖”台上的主持人开始报幕。


尤长靖还在状况外,手里就被塞了一支话筒,工作人员领着懵懂的他来到舞台边轻轻一推,他就站到了舞台上。


太阳蛮大,他被晃得有些睁不开眼。伴奏声传来,尤长靖拿起话筒,像练习的无数次一样开始唱歌。似乎是天生的舞台体质,他并没有感到太多紧张。只是眼神在观众席扫来扫去 ,总感觉空落落的,缺了些什么。


“这首歌要给一个人…”


后方的观众席突然一阵骚动。


尤长靖努力的眯起眼望过去。一个白衬衫正在努力的往人群中间移动,引起了小范围的不满。那人一边弯腰道歉,一边看向舞台,正好和台上的尤长靖对上了视线。




是林彦俊啊。


尤长靖的眉头舒展开来,晃眼的阳光在他心里也成了明媚灿烂,如果这时狂风暴雨,大概他也会觉得那是清凉及时。


“地转天旋 爱的感觉…”


因为林彦俊来了,他唱出来的歌声也有了底气,他一开始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唱出第二段副歌之后,尤长靖才突然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因为这首歌,就是要唱给林彦俊听的。




“要你永远是我的小乌龟


我爱你 每一天…”




扎眼的白衬衫让他心下安定不少。尤长靖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只觉得林彦俊在人群中注视着他一个人的样子,和那天晚上他梦到的那个场景一样。



美好得天旋地转。





比赛结束之后公布名次,尤长靖0.2分之差,排在第四。



没有奖牌,也没有奖品,但对于第一次参加比赛的尤长靖来说,第四名已经足够他兴奋许久 了。


林彦俊很大方的提出要请差一点就得冠军的第四名吃锉冰,两个人躲在街角的甜品店里围着一份巨大的红豆锉冰吃的不亦乐乎。


“你刚刚出现的时候喔,我马上就安心了诶,超神奇”尤长靖挖起一大勺冰塞进嘴里,说话变得嘟嘟囔囔“就感觉,你好像墙一样” 


这边的林彦俊刚要下勺,听见这话愣了一会,偷摸着低头笑了:“你这么小就这么会说话了哦”


“很小吗,你也就比我大几岁好吗”尤长靖扬起勺子反击。说实话,他不想被林彦俊当做是小孩。



“屁,我1995年生的,比你还要小一岁。”林彦俊神秘的靠近尤长靖说了这么一句话,换来更大的爆笑声。“真的啦,你不信吗,长靖葛格”


“鹅鹅鹅鹅鹅,好啦,以后我罩你啦底迪”幼稚的初中生果然很吃这一套。





闹也闹够了,林彦俊付了账,两人走在林荫小道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刚刚还是大太阳的天说转阴就转阴,扫去几丝闷热,是散步的好天气。


林彦俊话变得很少,一路上顾着小孩不要摔倒不要撞墙。尤长靖还是很兴奋,啦啦啦唱个没完,丝毫没注意到身边人情绪的变化。



惦念着妈妈说今晚要给他做最爱吃的肉骨茶,五点还没到,尤长靖就已经嚷嚷着要回家。


林彦俊照例送他到家门口,尤长靖对他说周一见,他足足想了好一会儿,才隔得远远的招手回应了一下。





-



“尤长靖!”



尤长靖一只脚已经跨进家门的时候又被喊住。他回过头,发现林彦俊用一种好像是在难过又好像是在笑的表情看着他。



“小尤,”林彦俊换了一种从来没叫过的,亲昵的方式叫他“不对,应该叫你小小尤了”



“小屁孩,明天我就得走了。本来不想和你说,但是考虑了一下,还是和你告个别吧”林彦俊摸摸他的头发,揉乱了又马上整理好。


“走?回台湾吗?可是交换生不是——”“不是这个走,你这么聪明,应该懂吧?”林彦俊朝他眨眨眼睛。


“我是95年的弟弟啊”




这个学长怪怪的。


第一次见面时候的形容词又从记忆深处被翻出来。早有预见性似的,尤长靖忽然一下子记起了所有奇怪的地方。所有的疑点全部汇聚起来,得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答案。



一个绝对没有人会相信的答案。



没见过他,却知道他的所有小习惯;没有听过他唱歌,却对他要去参加唱歌比赛一点都不奇怪。



尤长靖当场呆住了。这种太过玄幻的套路放在这么相信科学的时代几乎没有人会相信,可是林彦俊说得太过认真,他又不能全盘否定这只是一个玩笑。




“要学会保护自己知道吗,你很棒,不要总觉得你低人家一等。”


“你开什么玩笑啊林彦俊!不好笑!”




“要多运动,胖了对身体不好,也会影响心理状态,”


“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还会信这种吗——”




“还有,一定要坚持唱歌。到时候你会唱歌给好多好多爱你的人听,还有我,也会一起听你唱。”


“——就不能不走吗!”尤长靖爆发了,也妥协了。




他红着眼眶接纳了林彦俊这篇天方夜谭,一只手去拽林彦俊的手,开口的声线都在颤抖:“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好朋友。连你都走了,我怎么办...”


怎么会这样,自己都…还没有告白。



“没办法啊,我喜欢的人还在等我回去”林彦俊忆起心中所想不禁低眉浅笑,伸手掐了掐小少年肉肉的脸蛋。



“你喜欢的人...是我吗?”尤长靖问。



“不是你。“林彦俊笃定道“是一个跟你很像的人。他这个人哦,大笨蛋一个。什么苦都肯吃,受伤也从来不讲。认定一件事情就埋头去做。怕被骂,但是又没什么能击垮他,他是个很坚强很坚强的人。”


“最重要的是,他很瘦”林彦俊这时候也还能调皮一下。见尤长靖被他逗笑了,忙又正色起来:“所以你要加油,成为他这么好的人喔”



“我,应该做不到...”尤长靖有点难过。原来这么优秀的人,才配被林彦俊喜欢。




“你做得到的,”林彦俊掰过尤长靖的肩膀强迫他和自己对视:“因为你是尤长靖啊。”



因为你是尤长靖啊。



晚餐时尤长靖吃了很多肉骨茶,家里人向他祝贺比赛获得好名次,他强忍心里的酸涩开开心心和妹妹闹了一整晚。但到了深夜躺在床上时想到林彦俊,还是没忍住流下了泪水。



林彦俊一共和他说过两个因为。第一个因为,让他毫不犹豫选择踏出脚步去追寻他的梦想。第二个因为,给了他一个坚持的目标。



成为一个温柔又坚强的人。


成为一个,林彦俊喜欢的,温柔又坚强的人。



花瓣落了,掉进泥土里,树上结出了果实。蚕蛾奋力破茧而出,飞向前方一去不复返。如同少年懵懂开始,又悄然结束的初恋。夜晚的世界,好像什么变了,但一切,又好像没变。



哭累了的尤长靖睡着了,翻了个身,睡得香甜。




再醒来,柔佛州的天空依旧一片晴朗。


一家人坐在桌前吃早饭,爸爸告诉他,会给他请一个专业的音乐老师教他唱歌。尤长靖很快乐的应着,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人的声音。



要加油哦,因为你是尤长靖。



是谁来着,尤长靖挠挠头,好像有点记不清了。但是无所谓啦,努力就好!


十几岁的少年觉得自己人生顺遂,没心没肺的多吃了两片面包,高兴的又唱了一遍小乌龟。






-



忘记关掉的闹钟按时响起,林彦俊悠然转醒,发现自己正以一种鲸鱼的姿势窝在尤长靖怀里。巨大的安全感忽然涌上心头,他心满意足的用头去蹭了蹭睡得正香的尤老师。


“干嘛啦,我昨晚很晚睡...”脑袋上方传来不满的哼哼。林彦俊索性换了个姿势,把尤长靖从头到脚圈进他怀里,下巴顶着恋人的发旋。



“尤长靖,我昨晚梦见了还在上初中的你。”



“嗯?然后呢,你跟他谈恋爱了吗”尤长靖语气柔得像在哄喝奶的小孩。



“没有啦!我才不会跟未成年的小孩谈恋爱好吗。”林彦俊生气了,去咬尤长靖的颈脖,在上面留下一两个草莓,又心疼的去舔他充血的皮肤:


“我只是告诉他,嗨小胖子,你要保护自己,你很棒,你要加油唱歌,继续追梦——”




“我和西柚们,都在未来等你”

 


 


 ——————————————————————————————————————

还有德军!德军也在未来等你啊uu

自己写文把自己写委屈了可还行(×

看完这篇文跪求大家移步去看av24126127

 


18岁的尤老师唱残废,把同样18岁的我给唱哭了。

就是...听着听着忽然就觉得,这世上好像真的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阻止他唱歌。

追梦的道路上有风雨,但是他磕磕碰碰也没有想过要停下来,真是个勇敢又倔强的家伙。

他一声不吭地把自己打磨到最好,然后堂堂正正手拿麦克风告诉全世界,我是主唱尤长靖,从小就喜欢唱歌,请多多关照。

18岁的小尤,有我没有的果敢,有我没有的执着。

所以他会发光,是必然的事情啊。

(今天也zqsg追星了

 

 

 

 

评论 ( 25 )
热度 ( 272 )

© TW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