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G

獾院滚地板小能手

【长得俊】咸柠檬糖


现实背景/也许是奶泡宿舍某个稀松平常的夜晚发生的故事

咸柠檬糖好吃

但是我家附近的超市突然都没有卖了,就很bad(跑题了别理我



————————————————————————————————————————



『 zdj女孩不懂就问。林先生每次站在舞台上,看到身旁那个人在聚光灯下微笑,眼睛晶晶亮为了梦想努力发出耀眼光芒的样子,难道就不会心动的吗?[图片][图片]  』




...会啊。

怎么不会。


林彦俊关掉手机前瞥了一眼右上角的时间,凌晨四点了。隔了半米的那个人早已经睡得天翻地覆,浅浅的呼噜声时不时传来,没吃完的一袋糖果随意放在手边,随时要掉在地上的样子。

小猪小猪呼噜噜。林彦俊忍着笑,脚尖点地探过身去撩走那袋糖果,摸黑撕开了一颗。




嘶,又是咸柠檬糖。



喜欢甜食的酷哥被酸出了口水,龇牙咧嘴的也没忘了顺带去掐一把那人的脸蛋。

被骚扰的尤长靖在睡梦中哼哼了几声,无意识蹭了蹭枕头。刚剪不久的头发碰到林彦俊放在枕头边的另一只手,又刺又痒。凌晨四点,世界很安静。安静到林彦俊一溜烟跑回床上,生怕自己突然变大的心跳声会吵到这个熟睡中的家伙。



怎么可能不心动啊。林彦俊复杂的叹了一口气,举起右手借着微弱的月光去看被攥在手里的糖纸。

产地:马来西亚。





-


林彦俊第一次吃到咸柠檬糖是在一年以前。



那时候他和世界还不熟,一个人漂洋过海从台北来到上海训练,初生的小虎崽在专业老师面前屡屡碰壁,整日不是自己缩在墙角就是黑着脸不说话。



“你要吃糖果吗?”一只手伸到他面前。


看起来乖巧的大马小胖子笑嘻嘻剥开糖纸就把糖塞他嘴里,林彦俊再反应过来时,尤长靖已经屁颠屁颠跑向了一旁眼巴巴等着投喂的忙内弟弟。

酸的,不对,甜的。





那天训练结束以后,林彦俊破天荒答应了大家一起去喝酒的邀约。

众人偷偷策划了许久的聚会大获成功,最终在尤长靖跟大伙描述他以前在马来西亚时候吃过一家重庆火锅有多好吃的絮絮叨叨声中落下帷幕。

“我跟你们说哦...那个底料啊...嗝”尤长靖趴在桌上还不忘记手指在空气中挥挥指点江山。“好啦好啦知道你那个火锅好吃了”坐在旁边的林超泽敲着敲着信息翻了个白眼。



酒足饭饱,喝醉的睡倒,没喝醉的玩手机。酒鬼说的话,没人搭理。




“林彦俊,我跟你说哦,我上次回马来西亚有吃到一家超好吃的火锅店...”得不到回应,尤长靖便把目标转移向对面坐着的人。他拉起对面人放在桌上的手。




林超泽一听名字心中警铃大作,给陆定昊发求助信息的手速都快了一些。尤长靖你这个死酒鬼,发酒疯也要看一下对象啊。

不过是他多想了,因为那位也喝得微醺了的台南制霸非但没有黑脸,反而轻轻拿走尤长靖面前那个随时会被碰倒的杯子,酒窝凹陷:



“真的吗,好想去试一下欸”




“真的啊!呜呜呜你懂我”酒鬼像找回失散多年双胞一样仰天长啸。

林超泽目瞪口呆。







-

现在想想,尤长靖广泛的人脉也大都来自于这包其貌不扬的糖果。

比如进大厂之后他见到灵超,第一句话就是“弟弟你要不要吃这个糖”。糖瘾上来的小孩上一秒刚脸红羞涩的接过糖,下一秒就搂过尤长靖热乎的像是上辈子拜过把子的兄弟。



不OK,林彦俊觉得。




彼时他们已经是共同奋斗过一年的好兄弟,更甚,还当了一年的好室友。



糖果是尤老师哄人的好武器,特别是在被公司勒令减肥不许吃零食之后,他从马来西亚带来的糖果几乎全都拿来控制林彦俊这匹很难控制的野马了。

“试试嘛,如果你这个音唱上去了,我就给你一颗糖果”“今天练舞很勤喔,给你一颗糖果”“林彦俊!不许笑我,你还想不想吃我的糖了!”


不OK,不是我的专属吗。


林彦俊忍了整整三个多月,终于在决赛前一天找到尤长靖,语气委屈巴巴得好像尤长靖真的拿他的东西去给别人吃了:


“尤长靖,我糖果都美了啦”




小尤老师试好了舞台妆和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换掉就被拦住,听到林彦俊这么说,一改往日傻傻软软的甜心模样,突然凑近了林彦俊的耳朵压沉了声音:“出道了的孩子才有奖励喔,我们小林要加油出道好不好?”




他这是在...哄我吗。或许是化了妆的原因,林彦俊竟然觉得这样子的尤长靖可爱又撩人。

可爱又撩人,是形容好兄弟该有的形容词吗。




“我天呢你俩靠这么近干嘛,吓死我了”路过的卜凡大叫。

林彦俊心突然梗了一下。




那时候他还不清楚,很久很久之后他才了解到,原来喜欢一个人,心脏就是会为ta停跳一秒钟。






-

然后他就出道了。

第五名,和尤长靖一起,出道了。



站上出道位后林彦俊脑海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是自嘲。



他真的有那么想吃柠檬糖吗。听说执念太深,是会让梦想变成真的。林彦俊眼睛死死盯着远处的尤长靖。他被挑出来和其他三个练习生一起站在最前面,等待最后的审判。


“最后一个出道的,会是谁呢” 张pd的声音传来。





真那么想吃柠檬糖吗。林彦俊狠狠逼问自己。他站不住了,小幅度的来回走动,手心的冷汗胡乱擦在裤子上。




“让我们恭喜——”





真的很想吗,林彦俊。真的吗。





“香蕉娱乐,尤长靖。”




拽紧裤子的手一下松开,林彦俊喘息着,像只刚从深海跃出的蓝鲸,大口呼吸着水面上的空气。他看着尤长靖由远处走近,发表完感言,登上出道位,像个凯旋的战神一样朝他迎面走来。

是了,是了。拥抱尤长靖的时候,他脸上带着如释重负的笑容。很想出道,想唱歌,想站在舞台上。很想吃柠檬糖,很想...吃尤长靖这颗柠檬糖。



林彦俊放在尤长靖腰间的手收紧了一点。




想和他一起走下去,一起站在更高的位置上。想清楚了,我的未来,他也要在。




结果尤长靖最后还是没有请他吃咸柠檬糖。晚上大家都睡了,他们一人拿了一罐青柠味的RIO跑到顶楼,倒数练习生涯的最后一天。



“尤长靖,以后的路,一起走吧”林彦俊拿自己的酒罐去碰了碰尤长靖的,仰头喝了一大口。

“好啊,以后的路,一起走。”尤长靖也举起罐子很认真的回碰。



月儿很亮,青柠味的酒香缠绕在鼻尖,尤长靖晶亮的眼神直勾勾扫过来,望着他笑。



这是林彦俊那天晚上最深刻的记忆。





-

窗外忽然响起一阵机车的轰鸣。



“唔...”

对床的呼噜声停了,隆起的鼓包动了一下。尤长靖迷迷糊糊的坐起来,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睁不开眼睛。


“...闹钟响了吗”他嘟嚷道。



“噗”目睹全过程的林彦俊没忍住,发出一声嘲笑。尤长靖扭头就对上林彦俊清亮的眼睛,明显吓了一跳。

“你还没有睡吗...”尤长靖挠了挠头。

“嗯,就,睡不着”林彦俊心虚的打哈哈,想到什么又连忙拿起床头柜上的杯子递过去:“醒了就去喝杯水,你嗓子不好多喝水,喝了接着睡”



尤长靖哦了一声,乖乖接过杯子走下床去。等到他喝完水回来,林彦俊还定在原地不知道在傻笑些什么。



“你笑什么...”尤长靖的大脑渐渐又被睡意占满,放下杯子急吼吼就往被窝里钻。

“没有啊”林彦俊举起刚偷吃的柠檬糖纸“就觉得这个糖很甜”

“很甜吗,你以前不是还觉得酸来着...”尤长靖困到不在意林彦俊是不是偷吃,没等林彦俊出声回答,浅浅的呼噜声就再一次传了出来。




窗外机车声走远了,凌晨四点半,一切又重归寂静。最后一点糖渣被他咬尽,唇齿之间只剩下柠檬的清香回味。林彦俊躺在床上偷看尤长靖的睡颜,忍不住又弯了眼睛。



很甜啊,因为是你给的糖。




nine percent成军三个月了。尤长靖,他们都说,是我的箭头粗一点欸。那没关系,我就继续偷偷喜欢你好了。现在还不行,你再等一下,等到我有能力让我们两个幸福,我一定会去跟你告白。






-




『 zdj女孩不懂就问。林先生每次站在舞台上,看到身旁那个人在聚光灯下微笑,眼睛晶晶亮为了梦想努力发出耀眼光芒的样子,难道就不会心动的吗?[图片][图片]  』





尤长靖翻了个身,咂咂嘴。



林彦俊做贼似的张望了一会儿,偷偷摸摸的把头连手机蒙进被子里,又一次滑开半小时前看到的那条微博。

他无奈的扶了扶额。


喜欢一个人不是只有他站在聚光灯底下才会发光的啦。而是从见面的第一刻起,就已经闪闪发亮了啊。

...一群傻姑娘喔。




盛夏的天骄阳似火,明天醒来之后,又会是作为偶像的全新的开始。有点紧张啦,不过不会害怕。






因为想要携手共行的人,就在身边。







——————————————————————————————————————

评论(22)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