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G

恶作剧完毕

[长得俊] 巫师与麻瓜

hp设定

521偷偷冒泡更一个小巧思💕大家!521!


*霍格沃茨—世界上最好的魔法学校
分为格兰芬多、斯莱特林、赫奇帕奇、拉文克劳四个学院(狮蛇獾鹰)


*阿尼马格斯—魔法世界中可以变身成为动物的巫师




——————————————————————————————————————

人的一生会经历许多惊魂时刻,尤长靖也不例外。

比如刚才。


“尤长靖你包包能不能好好收拾啊怎么还有根树枝在里面?来来来我给你扔了”

“哎不不那是我拿来辟邪的你不要乱动” 尤长靖费力的从比他高不知道多少的卜凡手上夺回背包后,翻了个白眼。

那可不是什么树枝。那是他的魔杖,枫木,十三又四分之三英寸长,内芯是凤凰的羽毛,质地柔韧。





是的,他是一名巫师。

作为一个纯血家庭长大的孩子,尤长靖对于麻瓜有着极大的兴趣。霍格沃茨一入学,他就毫不犹豫的选修了麻瓜研究。

当然,由于对麻瓜了解真的不够透彻,尤长靖这门科目一挂再挂,直到毕业,负责麻瓜研究的教授还一直寄吼叫信给他让他好好观察麻瓜,否则就当她没他这个学生。

太丢脸了。尤长靖痛定思痛,收拾了行囊一脚跨入了麻瓜世界,不闯出一番天地誓不为人。

他凭着自己的音乐天赋成功当上了麻瓜世界的练习生,又和麻瓜朋友们一起参加了这档真人秀节目。本意是为了深入了解麻瓜的日常生活,但现在,他却有了更重要的目标。


他爱上了一个麻瓜。

这麻瓜不偏不倚,正好是他同公司的练习生,他的前舍友——林彦俊。

魔法世界里,麻瓜和巫师可以相爱,连物种不同都可以在一起。尤长靖几乎没多作迟疑,就愉快的接受了自己喜欢上一个麻瓜男人的事实。

他只需要再表明自己的心意...




林彦俊会怎么想?他会同意吗?这家伙看起来薄情寡欲的样子,搞得定吗?要不要下个咒迷晕抗走算了?

尤长靖守着这棵小白菜快两年,围在身边绕来绕去就是不敢下手摘。

可现在,他觉得时机来了。

就在两天前的圣诞节,他的猫头鹰油条给他送来了一份礼物——一件隐形衣。

尤长靖摸摸油条的头,猫头鹰表示亲昵的咬了咬他的手指,飞走了。


“小芙!我收到了一件隐形衣耶”尤长靖支开其他人,兴奋的朝自己两年前在公司相认的拉文克劳小姐妹陆定昊压低声音喊道。

“那很好啊,你可以大胆去做平时不敢做的事了”陆定昊忙着给自己破洞的袜子施修补咒,头也不抬的回答。

平时不敢做的事情吗。尤长靖挠挠头,灵光一闪。

那就先去观察一下林彦俊在自己不在的时候都在做些什么好了。

尤长靖把自己罩在隐形衣里,起身往宿舍外走去。大多数的练习生这个点都在练习室排舞,走廊只有寥寥几个人。

Justin和范丞丞为了一个汉堡正你追我打得火热,温州小机灵跑到一个拐角不见了影子,范丞丞正想拔腿追上,却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绊了一脚。

“唔哟”福西西回过头一看,地板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他不解的歪了歪脑袋,随即又没心没肺的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转身想走。



“噗”空气中传来一声轻笑。

福西西一僵,拔腿跑得更快了。

这下确认了没人看得见,尤长靖大着胆子来到了林彦俊他们小组的练习室。

休息时间,大家都盘着腿坐在地上聊天。刚练完舞的林彦俊歪斜的靠墙坐在一边,脸上还淌着汗珠,刘海也乱糟糟的,说实话,跟男神这两个字还差了一定距离。

但尤长靖的粉丝滤镜再次开启了。

仗着隐形衣的庇护,他大咧咧走到林彦俊面前坐下,干脆正大光明欣赏起来。

眼睛好看,鼻子好看,嘴巴好看。妈呀,这人怎么哪里都好看。尤长靖压抑着少女心,对着林彦俊笑得花枝乱颤。



从那以后,尤长靖就常穿着隐形衣在人群中穿梭来穿梭去,乐此不疲。这样的好处有很多,除了能偷看他想把的酷盖之外,还能听到别的八卦。

比如灵超昨天吃多了糖被他洋哥摁着打,范丞丞偷吃炸鸡被朱正廷抓到,比如他现在听到林超泽和贝汯璘在窃窃私语:

“林彦俊偷偷往书里夹女生照片不给我们看内”“蛤他偷偷谈恋爱哦...”



 

尤长靖一下愣在原地。

魔法世界来的单纯小孩没想过剧情会这样发展。

尤长靖觉得,林彦俊迟早有一天会发现自己的心意,然后他们就会在一起的。

小巫师走到没人的楼梯间把隐形衣脱掉,耸拉着脑袋走了出来。

梅林啊,真该给自己施个一忘皆空咒。


尤长靖垂头丧气的回到宿舍,恰好在走廊里遇见了迎面走来的陈立农。

“长靖,你看猫猫”农农热情的拦住尤长靖。尤长靖往他怀里一看,里面还真躺着一只灰猫。

“你在哪里捡到的啊”

他戳戳灰猫的脸,软软的。


“就宿舍楼下啊,我见它一直绕圈圈,就把它捡走了”农农拿起灰猫的爪子挥了挥:“刚才还挣扎咧,现在见到你这么乖吼”

尤长靖从陈立农那里接过猫咪,见它小小一只团在怀里,心情愉快了不少。“等下帮我把他交给staff哦”农农扬扬手,转身进了别的房间。

尤长靖抱着猫回了宿舍。他窝在床上玩着灰猫的爪子,还坏心眼的拿过马克笔在灰猫的肉垫上写了一个王字。

灰猫也不抗拒,只是用碧蓝的眼睛望着他。

“连你也觉得我很丧吗”尤长靖叹了口气“早知道去找份巫师的工作多好...林彦俊这个臭麻瓜,搞到我现在还失恋...”灰猫蹭了蹭尤长靖的脸,尤长靖托着它躺下举了个高高。

“我看我还是放弃算了”他赌气的说“反正我又不是不会喜欢其他人”


灰猫突然剧烈挣脱了尤长靖的手,一下跳到窗台上,直勾勾盯着尤长靖。“怎样?不该放弃吗”尤长靖扭过头看它。

“嗷~”灰猫朝尤长靖奶凶奶凶地叫了一声,用脑袋蹭开窗户,消失在了夜色里。


-

 

在大厂的工作安排很紧张,没过多少天就又要进行考核了。

尤长靖没空想失恋的事,他每天练完自己的部分后,还要当尤老师,忙得不可开交。

可饶是这样的忙碌,他也还是发现了林彦俊的不对劲。


不对劲啊,太不对劲了。

尤长靖望向练习室门口,先下课的林彦俊戴着耳机靠在墙边听歌,见尤长靖望过来还朝他招了招手。路过的练习生问他怎么还不走,林彦俊就指指尤长靖,也不说话。

 

尤长靖整颗心都凌乱了。

林彦俊不仅变得会等他下早晚课,中午还会一反常态的去帮跑得慢的他抢食堂的鸡腿。



这样的亲密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正常的没错。

可尤长靖,毕竟对林彦俊有着超出朋友的感情...

林彦俊这种超出界限却不自知的行为,让尤长靖无端对他生出了一丝畏惧。


赫奇帕奇人勤劳阳光,向上积极,一旦确立一个目标就会付出努力直到实现。但,赫奇帕奇毕竟不是对什么都勇敢自信的格兰芬多。短时间内无法解决的烦恼找上门时,大多数的赫奇帕奇都会选择——



躲。

尤长靖开始躲。下课时,他和同小组的伙伴勾肩搭背热热闹闹冲回宿舍,不去理会那个追随他的目光。小课堂结束了,尤老师会黏着灵超或者陈立农去便利店加餐。林彦俊给抢来的鸡腿,他也选择忍痛不吃,装得一脸无所谓。


猫鼠游戏就这样持续了两周,直到尤长靖病倒。



-

 

“拿去,吃掉“

本该去上课的林彦俊终于找到机会出现在尤长靖宿舍里,并且凶巴巴的把一袋子药都扔在了他的床上。

晚上八点,正是大家练习得如火如荼的时候。

不远处的训练楼传来练习生们大声的笑闹,宿舍楼空荡荡的,让尤长靖有种孤立无援的被遗弃感。

躲是没法躲了,尤长靖想要很man的赶走他,说出口的话却带着轻微的颤抖:

“知道了,你快去练习吧”


“你最近是不是在躲我”

 

林彦俊没走,反而拉过椅子在尤长靖床前坐下,高大的身影挡住了顶灯的光源。

“我没有”尤长靖本来就烧的晕晕乎乎,被林彦俊这样一逼问,突然间就感到了委屈。而人在脆弱的时候,往往会做出一些平时绝对不敢做的举动,就好像溺水濒死前对这世界最后的挣扎。

 

尤长靖真的生气了。



“林彦俊,你以后不要再来招惹我,我只想好好练习出道,不想和你这种谈恋爱的人一起分心。”他索性背过身去。

“尤长靖,”他背后的人沉默了一会“我没有谈恋爱”

“林超泽说,看到你把女生相片放书里...”“那是你的相片”


尤长靖的呼吸戛然而止。林彦俊带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是我和你来大厂之前,在香蕉的合照”

这句话好像一盆凉水一样当头泼向尤长靖,让他烧得迷迷糊糊的脑子清醒了一点。老天野,我刚说的都是些什么鬼话,他刚又在说什么。

 

尤长靖心里的难过都被驱散,取而代之的是震惊与尴尬。


门外这时传来了由小到大的喧哗,晚课结束了。尤长靖条件反射想回过头去看,灯却在这时嗖的灭了。

紧接着,他的被子被人掀开。

一个温暖的躯体贴了上来。

 

“你...”尤长靖听着练习生们叽叽喳喳的声音,有些着急。

 

“林超泽要通宵扒舞,Jeffrey在宿舍放鬼片,陆定昊说他要去看,我让他把贝贝也带去了”林彦俊手脚并用搂了上去“让我在这里睡吧...你好冷”

 

尤长靖不说话了。

门内是与门外截然不同的安静,他感受着林彦俊强有力的心跳,一时半会回不过神来。尤长靖简直要怀疑自己早晨是不是喝了一瓶福灵剂。

 

林彦俊的身子很暖,他抱着他,就像是在极地远行的人碰见了暖炉。

 

是我想象过的那种感觉耶。尤长靖甚至还有心思东想西想。




“尤长靖,”很久不出声的林彦俊突然说道。他吐出的气息打在尤长靖脖子上,弄得尤长靖有些痒。

 

“嗯?”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台南夜市有家蚵仔煎超级好吃”

 

“啊?没有欸”

 

“那、以后你跟我回家,带你去吃好不好”



人们都说摄神取念是能窥探人思想的厉害魔咒,可在这刻尤长靖却觉得林彦俊的声音更有蛊惑人心的能力。就好像已经参透了尤长靖的灵魂,只一句话就让他放下所有防备缴械投降。

气氛变得有些庄重。

他回过头,在黑夜中读懂了此刻林彦俊眼睛里所有的柔情蜜意。

 

安全感从他的心尖开始蔓延,尤长靖握住林彦俊的手,对方也反握住他的,仿佛这两只手天生就应该这样十指交缠。

 

在他带着香甜的微笑沉沉睡去之前,尤长靖听到自己说:


“好。”



-

 

第二天一早,尤长靖是被林彦俊吻醒的。难得的大晴天,冬日暖阳来之不易,楼下已经传来了男孩子们打球的声音。

“不烧了”两人挤在洒满晨曦的被窝里,林彦俊用额头去试尤长靖额头的温度。尤长靖想到自己的猫头鹰要吃东西的时候也是这样飞起来去碰自己的额头,轻笑了几声。

 

这之后,他才猛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对哦,他是一名巫师。


他设想过很多种场景,但万万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场合下“自首”。尤长靖猛然直起身从枕头底下抽出魔杖,支支吾吾对上林彦俊的眼睛:

“那个...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一个巫师”小巫师挥了一下魔杖。



窗户啪一下开了。

他再一挥,窗户又关上了。


他会不会被吓到啊。尤长靖带着不确定望向林彦俊。


而这头的林彦俊看着尤长靖,神情淡定的“哇哦”了一声。

嗯,不对啊?他期待的歌剧式浮夸震惊脸呢???大哥你是不是没睡醒!

尤长靖急了,把自己头发变成绿色,又变成紫色,林彦俊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变化。“喂!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他像只暴躁的兔子一样跳到林彦俊身上。


林彦俊闷笑起来。

 

“傻子”他抬起头仰视跨坐在他身上趾高气昂的紫毛小巫师,打了个响指把他的头发变回栗色“我是个阿尼马格斯啊”

“什么!那你不会...等等!”这下倒是尤长靖露出了歌剧式的震惊脸。

他急忙拉过林彦俊的右手摊开来看。


林彦俊右手手心上,赫然写着一个歪歪扭扭的“王”。

“我爪子好捏吗”林彦俊歪着头对他坏笑,神情和那只被农农捡回来的灰猫如出一辙。

 

“骗子TAT"

"吼那我那些碎碎念不是被你全部听完了!”



“长靖!”

 

门突然嘭的一声被打开。

不懂事的弟弟Justin没敲门就打开门大声喊道:“你好点了吗!”

尤长靖吓得立马从林彦俊身上滚了下来。

 

脑袋正高速旋转着思考要怎么向朋友们解释这一切的时候,就听到后面进来的农农叫了一声:“诶,猫猫怎么还在这里?”

他猛的低头一看,林彦俊还真的变成了灰猫,乖巧状蜷在他被子上,耳朵一动一动。

 

“没办法,昨晚把它放走自己又跑回来了”尤长靖憋笑道。

林彦俊,叫你骗我。

“艾玛这猫真挺可爱的”毕雯珺利用身高优势抢先捞起灰猫。彦俊猫蹬了蹬腿后发现无力挣脱,只好屈服的瘫在了毕雯珺手上。

“林彦俊昨晚不是说来照顾你吗,人呢”林超泽是大部队里唯一想起正事的。

“哎呀找什么人,还是撸猫重要”身高更高的卜凡抢走了猫咪。

 

这下灰猫才感受到真实的危机。它疯狂的挣扎,张牙舞爪就要上手挠。但卜凡不怕这招,他把灰猫揣在怀里就往外跑。

追着他一起跑出去的,还有剩下的猫奴们。本来满满当当的宿舍,一瞬间就只剩了尤长靖一个人。


阳光打在他身上,把被子都烘得暖融融的。


尤长靖看着跑出去的充满活力的朋友们,心好像也在逐渐融化。他觉得自己痊愈了。

哎呀,新的一天到了,爱情和梦想都在继续。

他这个麻瓜研究课,选得可真好。


尤长靖伸了个懒腰,很快也掀开被子跑出去加入了抢猫的队伍。

他笑着挤进男孩子们中间,语气里带着隐隐的甜蜜和坚定:




“喂!你们把我的猫还我啊!”








-

另一边。

空无一人的宿舍里,冷风推开没关好的窗户灌了进来。

 

被尤长靖随意混在衣服中间的隐形衣随风飘动着,露出内衬不易被察觉的几个小字:

Evan Lin.



灰猫在一片混乱之中对栗色卷发的男生勾起一个斯莱特林式的坏笑。




【 说出来你可能也不信,但我喜欢你很久了。

      獾院的尤同学。

      我比你早一步。早一步先喜欢你,早一步知道你的心意,早一步为你设下来找我的甜蜜陷阱。

      福灵剂并不是什么时候都管用,而我这么做的原因仅仅是因为——




 

   我爱你,没有技巧,真诚而野蛮。   】







评论 ( 51 )
热度 ( 765 )

© TW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