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G

恶作剧完毕

【第三十三计】瞒天过海

瞒天过海:意思是瞒住上天,偷渡大海。比喻用谎言和伪装向别人隐瞒自己的真实意图,在背地里偷偷地行动。

 

又名《与光同行》/短小不精悍/彩虹骄傲节有感

 

BGM-I Dreamed there was no war

(太短了求求你们设个循环) 

 

 

“我会骄傲的走向火焰。”

 

 

-

 

七点一刻的闹钟还没响,林彦俊就醒了。他不是个喜欢睡懒觉的人,却也的的确确很久没有这样早起了。

 

北京的早秋时节,阳光同冷风一起打在窗上,一个撞碎了从窗沿的缝隙往里钻,一个柔软的透进玻璃,散漫整间卧房。林彦俊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整个人大字型张开,原本拥挤的床上空荡荡的,只剩下他和揉作一团的被子枕头。

 

尤长靖不在。

 

床边的电脑被拿起来放在膝上,林彦俊划亮屏幕,屏保自动播放的是两人一个月前在长沙隔着酒店的窗帘缝隙,和“长得俊”灯牌的合影。这群姑娘真是。他盯着盯着就笑出声音来,真是他们地下恋情最大的阻碍。

 

伸了个懒腰,林彦俊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拨出列表第一的那个电话。

 

“喂——”“醒了,没东西吃,怎么办。”伪装的起床气掩盖不了嘴角带笑的揶揄。

 

“林彦俊你白痴哦,不会去冰箱里找吗!”电话那头传来带羞却又急切的回应。林彦俊挨了骂眉头却舒展了,头顶的乌云这才渐渐消散。“尤长靖,你什么时候的飞机。”他心情很好的翘起一只脚,手垫在后脑勺底下。

 

 

“下午啦,航班信息等下发你。”

 

“噢——好。”他说。

 

 

逗尤长靖这项工作林彦俊已经坚持很多年了,就像每天都要有的早安午安晚安一样必不可少。如果当年那个拽的要死的屁孩彦俊知道的话,真不知道要怎样痛心疾首才好。

 

连和两人相熟的工作人员每每来家里做客都不免得要取笑林彦俊一番,说欸林彦俊你知道你以前最讨厌别人这么弄你吗。林彦俊听之也就笑笑,回击说你不懂啦。

 

尤长靖这是在宠我呢。

 

事实证明,林彦俊真的是在恃宠而娇。打开冰箱就有恋人出门工作前准备好的方便早餐,林彦俊纠结了一会,最终拿出一盒麦片兑了牛奶,端着碗跑到电视机前盘腿坐下了。

 

家里的沙发是他们俩偷偷摸摸亲自去选的,尤长靖喜欢布艺,林彦俊钟意真皮,两人为此还吵了场不小的架。最终还是陆定昊被尤长靖蹭吃蹭喝得烦,拍板决定买两个小的拼在一起,结果买回来之后两人却更喜欢坐在地毯上,气的小芙吱哇乱叫从此不再插手这两人或大或小的争吵。

 

牛奶没有热到最合适的温度,林彦俊凑合着吃了两口,就挑食不再吃了。

 

天气懒洋洋的,连窗外飞过的麻雀都不叫几声。阳台上被精心照料的绿植叶子发出明亮的光泽,旁边歪歪扭扭写着“记得浇水”的便利贴被风一吹晃悠悠飘落在地上。他向后一靠扯扯沙发上的毛毯,遥控器一齐掉了下来。

 

那好吧,就看一会电视。

 

林彦俊上了年纪之后就很少看电视了。

 

-

 

三十三岁的林彦俊是什么样子的呢?小橘变成橘哥,妈粉大批次被洗,林彦俊老婆团的微信群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微博大V依旧管他叫娱乐圈鲜肉,说林彦俊携一众小生接过前辈接力棒,但是林彦俊却要把自己的三十三岁称作是”上了年纪“。

 

或许因为他是选秀出来的孩子,一夜爆红繁华浮梦经历了太多,带着光环小心翼翼的一步一个脚印前进,却还是害怕着抓不住眼看就要触碰到的未来。

 

更不要说触碰不到的未来里还包括了一个人。

 

 

尤长靖。

 

尤长靖是个很特别的男孩子,从他们第一次见面林彦俊就知道。圆圆的脸蛋,穿可爱的卡通T恤,不好好背包也不好好走路,理由是因为每天都好累,除了唱歌的时候哪里有一点要当偶像的样子。

 

他们住同一个宿舍,但他们还不是很熟。准确的说,是尤长靖单方面跟他熟,林彦俊表面冷漠但却在心里把他默默划到熟人范围的状态。尤长靖教每个人唱歌,尤长靖会对所有人都笑,尤长靖会对所有人撒娇,尤长靖…尤长靖。

 

从此以后,林彦俊的生活里不经意间都是尤长靖。

 

 

久违的打开电视,林彦俊竟然不知道要看什么才好,这个时段有什么节目,什么偶像剧正受小姑娘欢迎呢,通通不知。

 

算了啦。他认输的轻车熟路按几下按键。

 

跳出来的是一幢熟悉的房子和一群熟悉的人。

 

林彦俊还记得进大厂的那天阳光很强烈,九个人说笑着从车上下来,尤长靖最先跳下车,又莽莽撞撞的跑到最后去跟在林彦俊身边。阳光把尤长靖整个人打得透亮,他裹着厚厚的围巾,卷卷的头发因为大动作翘起来一根,他一直想伸手帮他抚平,却被林超泽抢了先。

 

被劫断的林彦俊回过神来,觉得自己是被太阳晒晕了脑袋才会有这个念头,但也是在那时他才第一次有了必须要出道的野心。

 

现在再想来,原来一切的起因都清晰得不得了——

 

“我们要出道噢!每个人都要!”key很高的声音从他身侧传来。尤长靖把手握成小小的拳头高高举起,引来陆定昊和高茂桐激动的附和,接着引来其他人状似嫌弃的嘘声,最后引来了一对深深凹陷的酒窝。

 

-

 

梦想和爱情都开始于那个早上。

 

有人说爱上一个人很简单,可能是笑起来的时候你们对视了,又可能是因为你注定要在那个时间遇到一个人。而林彦俊的钟情沦陷,也许就是因为这场过于耀眼的阳光吧。

 

舞台挨个看过一遍,林彦俊才终于从回忆中醒来。

 

倒多的麦片泡发了溢出碗边,林彦俊慌慌忙忙去拿纸巾,却又不小心碰倒茶几上的花瓶。牛奶和水洒作一桌,他刚要去擦,手机又响了。“怎么了?”他急急拿起电话夹在头和肩膀之间,继续擦拭的动作。

 

“彦俊,确定要这样做吗?”经纪人的声音让他凝重了表情。

 

“嗯。””这件事我想了很久,不用再确认了。”桌子收拾好了,他挂断电话把纸巾揉成一团,丢进了垃圾篓里。

 

天气好像忽然变得有些不一样。因为林彦俊发现自己的手心,居然出汗了。他只得深呼吸一口,又拿起一张卫生纸把手心的汗擦去。

 

抬头看了看钟,时间还早,去机场的话未免也太快了。

 

林彦俊无所事事的在家里闲逛了几圈,最终把目光投向了厨房。他一直以来就是个厨房白痴,小的时候上一档湖南卫视的节目,连烧水要把盖子盖上都不知道。搬进这间房子之后,也很少下厨。

 

他站在冰箱前犹豫了一会,还是拿出排骨默默地洗净煮开了。加进一个茶包,再拍颗蒜进去,还要切几片姜。草草几个动作,做得焦头烂额。到了调汁这个步骤,就完全忘记了。林彦俊边小声嘟囔着丢脸,边认命的拨通了电话。“喂——妈,我想问你那个肉骨茶的汁要怎么调啊?”

 

 

“本来是长靖买了回来要自己做的…我做不好他可能会打死我…完蛋惹啦……”

 

厨房战争一直打响到下午一点才结束了。将军先生狼狈的收拾好厨房之后落荒而逃,但总算是留下那锅味道还算可以的肉骨茶和几个小菜。

 

但这下时间又变得不充裕了。林彦俊懊恼着跑进房间拿出衣柜里的那套黑色西服,急急忙忙换下睡衣就往身上套。

 

他站在镜子前不厌其烦的把自己的鸡窝头梳理整齐,表情严肃又认真。慌张间两只手在扣第二颗扣子的时候不断打滑,足足扣了三遍才扣好。领口,褶皱拉直,再到袖口,这样最后确认一遍没问题之后,他才出门了。

 

 

像他们这样的人要爱一个人真的很难。他们这样的人。

 

所以要维持一段感情,更加的不容易。去往飞机场的路上,林彦俊真的有想很多。

 

某些时候他一直是个胆小鬼,而尤长靖才是那个勇敢的人。是他先牵起他的手跟林妈妈说“阿姨,我和林彦俊在以结婚为目的谈恋爱 ”,也是他先在尤爸爸的斥责下拉着林彦俊跪下发誓“无论怎样我们都会跟彼此结婚 ”。

 

尤长靖很酷,在对待在意的人和事上,他执拗,善良又倔强。

 

是他在林彦俊“分手吧”的分字还未出口时就带着眼泪冲林彦俊吼你休想,时光再倒退回从前,也是他在林彦俊比赛中经历全网黑的时候,给他最坚强的臂膀。

 

司机在前头提醒要到了,林彦俊吸吸鼻子,才发现远处的建筑已经小小的冒出了一个角。

 

机场到了。他们的车刚好正对着尤长靖出境的接机口,隔着窗户可以看见,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粉丝。林彦俊紧张的嘴唇发抖,只好一个劲地乱动。这种令人窒息的氛围好像也感染了司机,车里死一般的寂静。

 

现场其实嘈杂得很,记者架机器的谈论声,粉丝们抑制不住的激动呼声,现场安保的列队声,乱七八糟交织成他们十多年来最熟悉的风景。

 

但是今天林彦俊却什么也没听到。

 

花花绿绿的灯牌手幅在林彦俊眼里逐渐模糊成一个个不真切的色块,连同女孩子们认真得可爱的维持秩序的叫声一起,把林彦俊的思绪又再次带远了。他的脑海里放映似的闪过一路走来的每一个画面,悲切的,美好的,担忧的,欢快的,每一帧都是如此玄幻又宝贵。

 

 

                  - [ bro!你们超勇敢,要幸福噢!] 

 

 

                                                           - [ 林彦俊!敢欺负尤长靖你就死定了!] 

 

 

                 - [ 阿俊长靖,爸妈祝福你们 ]

 

 

                                                       - [ 我哥真的脾气超差,长靖哥要多费心啦~]

 

 

             - [ 我哥超能吃, 彦俊哥要记得管住他吼]

 

 

                                                                        - [ 你们…唉…]

 

 

                - [ 老板放心!我们随时准备做公关!] 

 

 

                                                           - [ 领养的话,也许会有些困难…]

 

 

 

                                            - [ 我爱你。]

 

     

欢呼声骤然变大。

 

林彦俊朝窗外看去,只看到拥挤的人群中一个发光的身影在向他走来,带着风尘仆仆的疲惫和得体的微笑,定格在他的眼中,成为最美丽的画面。和那角落的拥抱,纠缠的眼神,心酸的眼泪一起,成为他人生中最棒的爱情电影。

 

他拉开车门走下车去。

 

欸,扣子有扣对吗,发型刚车上有弄乱吗,领带好像搭得还是不ok。左脚踏上地面的那一刻林彦俊才有了实感,他稍稍慌乱的系上了西装扣子。现场的气氛因为林彦俊的到来有了一秒钟的凝固。然而一秒钟之后,闪光灯和失去控制的尖叫却吞噬一般涌向了他的周围。

 

林彦俊在一片混乱中定了定神,穿过重重人海,对上另一双眼睛。 

 

-

 

其实从门口走到尤长靖面前真的没有几步距离。没有红毯,甚至连一条通畅的道路都没有。但林彦俊还是走的很庄重,身姿挺拔,面带微笑,除去偷偷攥在一起的手之外,俨然是一个很好的新郎官。

 

几个和林彦俊相识的大粉很快反应过来,帮忙为林彦俊腾出了一小个圈圈。

 

一步。两步。三步。站定。

 

 

林彦俊觉得这三步,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看着尤长靖惊讶的眼睛,心里偷偷笑了。既然从最初就决定要勇敢,不如这次,他先勇敢一回。

 

 

“早上问我航班就是为了这个喔?”尤长靖懵懂的发问。

 

“嗯…嗯。”林彦俊脸上悄悄染了红晕。

 

“尤长靖,我想了很久。从我们的以前想到未来,得出的唯一一个结论就是想要正大光明的牵你的手。与其瞒天过海,不如就把海也搅翻,天也弄乱,我不怕,你也不要怕,是时候把彩虹挂上灰蒙蒙的天空了。”

 

林彦俊的声音在人群中闷雷一般炸响,引起扰论声一片,却显得那么铿锵有力。他看到尤长靖眼里饱含的苦与泪,心里闪过最大的念头是解脱。

 

终于解脱了,他们像两只遨游在深海终于一跃而起的蓝鲸,从此可以徜徉在天地间,自由自在,无须遮掩。

 

“尤长靖,我来接你回家。本来真的只是想接你回家…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好想和你求婚。”林彦俊后退半步,没有跪下,两人平视着,眼里无尽柔情。

 

“我没有准备戒指,也没有鲜花,但是有一个完完整整的林彦俊要送给你。"

 

 

“尤长靖,请你和我结婚。”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但爱者,即可婚。此证。

 

 

 

 

 

(下一棒 @Susacano 笑里藏刀  )

 

 

 

评论 ( 43 )
热度 ( 943 )

© TW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