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G

恶作剧完毕

【长得俊】卖笑人(下)



卖笑人柚 X 高中生橘


——————————————————————————————————————


林彦俊自从听过尤长靖唱歌之后,就对他的歌声念念不忘。



准确的说,不只是歌声。

十八岁的男孩子正是各方面精力都旺盛的时候,林彦俊好几次早上起来都要躲着尤长靖去洗内裤。原因也很简单,他晚上梦到了尤长靖。

春梦。

尤长靖现在对他并不是那种喜欢,但他却并没有打算放弃。日久总会生情,林彦俊笃定。





上回拦了尤长靖的那群人中间有个富二代,闹事时把腿给摔断了,恼羞成怒要老板炒了尤长靖。于是尤长靖真的变成了一个无业游民,只能天天宅在家里。

林彦俊知道这件事以后,一直鼓励尤长靖去当个驻唱歌手。他把吉他让给尤长靖弹,在公司学到的唱歌技巧也都毫无保留的教给他。软磨硬泡了好久,尤长靖终于答应去试试看。


林彦俊翘课陪着他一家一家的找,终于找到一家清吧愿意让他试试。

尤长靖今晚就可以上台唱歌,林彦俊简直比自己能出道还要高兴。老师在讲台上讲课,他在下面偷偷往课本上画了个唱歌的小人,笑得酒窝都深深陷了进去。

下午六点半尤长靖背着吉他到了店里时,舞台上已经有别的歌手在唱歌。尤长靖坐在一旁调着琴弦,林彦俊早上告诉他今晚会来看他的演出。

可八点半他要上台时,林彦俊还没来。尤长靖看着台下注视着他的一双双眼睛,感到头晕目眩。“林彦俊在就好了” 他发现自己忽然看不懂眼前的谱子了,嗓子也变得干涩喑哑。

他太紧张了,第一个高音就破了音。台下一片哗然,尤长靖僵在台上,脑袋一片空白。他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老板在舞台旁气急败坏的让他下台,尤长靖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努力保持微笑,假装淡定。



“还好林彦俊没来”这是他下台后,脑海里蹦出的第一句话。



果然,当歌手对他来说是不可能的。





林彦俊晚自习要逃跑的时候被班主任抓到,写了好长一份检讨书。九点他匆匆赶到的时候,尤长靖已经收拾好了在店门口等他。

“怎样怎样?”他凑到尤长靖跟前,语气急切的问道。尤长靖看着少年眼睛里闪烁的光芒,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我明天可以来上班了”

林彦俊眼睛里的光芒陡然放大。他想亲吻眼前的人,却又怕吓到他,于是兴奋的抱起尤长靖转了一个圈圈。

这个夏夜多么美好。

尤长靖是真的可以去上班,他得到了一份侍应生的活儿。他想着这样,少年总不会太失望了。

每天傍晚他和林彦俊一起出门,一个向左拐去练习或者去晚自习,一个背着吉他向右拐。

尤长靖每晚都把吉他小心翼翼安置好之后,才去换侍应生的衣服。他只想能够安安静静工作就好了,不追梦,也不卖笑。

可事与愿违。




富二代走进店里的时候,尤长靖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他慌忙想躲,只可惜为时已晚。“哟,瞧瞧这是谁”富二代嚣张的坐下,指名要尤长靖来点单。

他几次装作无意把点好的东西泼到尤长靖脸上,用言语戏弄嘲讽他,这些尤长靖都忍了。可他点完单转身要走的时候,那富二代居然色眯眯的站起来搂他的腰。尤长靖条件反射,马上想要反手回击。

有人快了他一步。



林彦俊推开门时,看到的就是尤长靖狼狈的模样。冲动占据了理性,他一拳就往那人脸上砸去。林彦俊长得高,也有肌肉。富二代见势不妙,骂骂咧咧地跑了出去。

林彦俊还想上前去追,却被尤长靖一把抓住:“他肯定是去找人了,我们快走”


尤长靖拉着满腔怒火的林彦俊跑回了出租屋。他反锁了门正想收拾一下狼狈的自己,未曾想林彦俊突然一把把他抵在了墙上。“为什么不告诉我”林彦俊红着眼睛逼近尤长靖质问着。“你明明唱歌那么好听,你天生就应该是歌手...”第二句话出口时,少年的怒气中已经掺进了一丝哭腔。

这是林彦俊发誓要保护的人,可是现在他却没能做到。林彦俊气尤长靖,也气自己的无能。

尤长靖看着近在咫尺的林彦俊,突然露出了一个安抚的微笑,“我没事啦”






林彦俊理智的弦突然断了。





他在装。他又在装没事。








“不许笑!”林彦俊粗暴的扯过尤长靖快步走进卧室,疯了一样把他推倒在床上就要欺身压去。这是林彦俊梦到过无数次的场景,心上人此刻在他身下,小鹿一样的眼睛只看着他一个人。

他吻了上去。



“不许...我不许你在我面前装”




林彦俊像只委屈的小兽一样在尤长靖那寻求安慰,他的吻技毫无章法,却带着最原始的欲望和情愫。

他像梦中那样解开两人的衣衫,手指不受控制地游走在尤长靖每寸冰凉的皮肤上。沉浸在美好中的少年带着欲望看向身下的人,却发现那人眼中含满了泪水。


林彦俊一下清醒了一半。他重新变回十八岁的男孩,抱着尤长靖又不知道如何安慰,只好一个劲儿的哄着说不要哭不要哭...

但尤长靖做出的举动让他呆住了。他用盛满泪水的眼睛看向林彦俊,忽然破涕为笑。他起身把自己的衬衫完全脱掉,双腿缠上林彦俊的腰肢,双手搂过林彦俊的脖子在他耳边悄声道:


“你以后不能这样亲别人。”

说罢,尤长靖吻向了林彦俊的颈脖。





去他的弟弟吧,他爱他。尤长靖坠入深渊前恍惚的想。

尤长靖找到了除了歌声以外他最珍视的东西——林彦俊。他是尤长靖人生的重启点,是他梦想再度燃烧的火炬。可是他还小,还要长大,还有梦要追。




不像自己。

他的眼角沁出泪水,林彦俊以为是他太疼,连忙想要离开。可是尤长靖却死死的搂住他,让两人贴合的更紧。









他爱他。










-

林彦俊醒来时,尤长靖不在身边。少年想到自己的第一次情.事,不禁面红耳赤。他起身想要寻找自己的爱人,急切而充满爱意。林彦俊想要立马告诉他我爱你,想要马上承诺他一个未来。

但林彦俊没有找到。厨房没有,阳台没有,卫生间没有。

尤长靖只带了几件常穿的衣物,走的悄声无息。

林彦俊颓然倒在沙发里。空气里还有欢愉的味道,他的小腹上还有尤长靖留下的痕迹。手机叮铃一声,林彦俊拿起来看,是尤长靖的短信。






[好好长大。]

少年独自留在这温馨还未褪去的房子里,像被人故意遗弃了的宠物。



这之后林彦俊去过很多地方找他,有人说,他已经搬出了峤区。林彦俊不信,在峤区等了他两年,等到自己也磕磕绊绊的长大了。

他的唱歌和舞蹈都突飞猛进,这年夏天,他被选进一个更大更好的娱乐公司当做预备练习生。同辈竞争的人很多,林彦俊每天都非常努力。他早早的练习,一直到很晚才倒在练习室睡一会。

特别特别累了的时候,他除了想起爸爸妈妈,也会想起尤长靖。想他弹吉他的样子,想他那晚喊他名字时的声音,想他那条短信:[好好长大。]




我有好好在长大。你有没有在坚持你的梦想?

你能不能再出现一次,哪怕让我抱抱你就好?

我还是...依然喜欢你。


林彦俊继续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他时常喘不过气来,好像看不到希望。直到有一天,经纪人领进来一位新人。



“这是新来的练习生,是公司今年歌唱选秀的冠军。”

“大家好,我叫尤长靖。”



倚在墙角的林彦俊睁大了眼睛。他看过去,尤长靖刚好也在笑眯眯的望着他。卖笑人不再贩卖自己的笑容,却把那笑容绽放到最大,蜕变成了崭新的自己。

原来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你和我一样,也在努力勇敢做自己,从未放弃。




林彦俊看着他,不知怎的,他又再一次看到了自己的未来。那个未来有鲜花和掌声,有梦想和舞台,最重要的是,有尤长靖在他身边。

从今往后,他们将是最好的同事,伙伴,朋友,爱人。









路途遥远,携手共行。



——————————————————————————————————

又是在看过的文章中找到灵感系列☺

被我cue到的两首歌:

Happier  —  Ed sheeran

Home to Mama  — Justin Bieber/ Cody Simpson

评论 ( 25 )
热度 ( 481 )

© TW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