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G

恶作剧完毕

【长得俊】卖笑人(上)

卖笑人柚 X 高中生橘



脑洞。


——————————————————————————————————————————————



峤区是P城最鱼龙混杂也最能让人消愁的地方。




这的酒吧藏匿于数不尽的深街小巷中,失意的人们清醒地走进去,再跌跌撞撞地走出来。酒吧女们浓妆艳抹了三三两两聚集在路灯下,等待着下一个金主把自己挑走。

尤长靖就在这里一家名叫深蓝的酒吧工作。这是个比较特别的酒吧,提供各种服务的不仅有女人,也有男人。尤长靖在其中又更加特别,别人卖艺,卖身,他不同。



他卖笑。





尤长靖拥有很多不同的笑。他勾起嘴角就是魅惑,可咧开嘴笑时,又会变得很纯真。他在男人和男孩之间来回转换,也不是没有客人对他想入非非,只是每次手还没牵到,大多数人就已经醉倒在了他的伶牙俐齿和一颦一笑里。很多人都爱他,他们说他的笑容能让生命拥有新的光彩,新的斗志。

包括林彦俊。




十八岁那天,林彦俊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得到了人生中第一份合法工作——酒吧侍应生。经理领着他往酒吧里走的时候,尤长靖刚好迎来今晚的第一位客人。

那位客人是个年轻的大学生,看起来是喝了几瓶酒的样子。尤长靖牵过他,笑的清纯可爱。大学生说话的时候,他就微扬起头注视那人的眼睛,昏暗的灯光下晶亮的眸子好像装进了一整个星系。

林彦俊几乎是一下被击中的。

他抱紧自己的书包,不自然地企图把白衬衫上别着的学校铭牌藏起来,好显得自己成熟些。




应聘很顺利,林彦俊从今天开始正式上岗。可工作的第一天,他就开了小差。他有意无意放纵着尤长靖闯进自己的视线。他看着他在这社会底层的世外桃源里如鱼得水,看他端起酒杯谈笑风生,看他穿着普通的格子衬衫却还是如此诱人。

临近午夜的时候他给他们那桌送了一次酒。几男几女,玩的正在兴头上。林彦俊在一旁安静的递过酒杯,手却刚好碰到了尤长靖温热的指尖。

他借着机会抬起头来看他。

尤长靖窝在皮制沙发里,大大的眼睛略显疲惫,林彦俊甚至还看到他青色的点点胡渣。尤长靖很累了,可他还是笑着,一如平日的美丽。





“他可真好看啊”林彦俊在心里偷偷对自己说。

所以当凌晨下了夜班后看到蜷缩在墙角的尤长靖时,林彦俊才会那么毫不犹豫的把他带回了自己住的地方。

“他真好看”帮尤长靖脱下衣服擦拭伤口时,林彦俊又这么偷偷对自己说了一次。








-

尤长靖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了床头上放着的铭牌——[市一中 林彦俊]。

他扶了扶额,昨天的回忆一下排山倒海涌来,包括那群不怀好意拦住他的酒鬼和雨点般落在他身上的拳头,以及那个扶起他的温暖怀抱。

尤长靖坐起身来,恰好和推门而进的林彦俊打了个照面。林彦俊端着几个面包和一杯牛奶,似乎是没料到尤长靖会这么快醒来,他红着脸支支吾吾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尤长靖记起他是昨天的侍应生,又看到他现在这副模样,心下了然。



于是他朝林彦俊扬起一个甜甜的微笑:“可以借用一下你电话吗”

“那群人今天又找来啦,说是今晚点名要你呢,你还是避避风头先别来了...”酒吧老板在电话那头絮絮叨叨。尤长靖住在酒吧后面的员工宿舍,如此一来,他便成了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





尤长靖一边吃着小面包一边消化这个难以接受的消息。林彦俊看着身旁脸颊鼓鼓的人沉默良久,终于冒出一句话:“你可以住我这里,反正我也是一个人。”

尤长靖咬面包的动作顿了一下。他想了想,反正有便宜不占是傻瓜,自己那么厚实也不怕被占便宜,就答应了下来:

“房租我们对半分”




尤长靖就这样搬来和林彦俊一起住了,本来就不大的出租房更加拥挤。平时林彦俊很忙,他一个人来到大城市边学习边当娱乐公司的练习生,还要去酒吧打工攒钱。通常尤长靖还在睡他就走了,半夜才回来。

相比之下,尤长靖就闲多了。偶尔他会收拾屋子,给阳台的植物浇浇水,剩下的时间就是窝在家里等林彦俊给他带晚饭。






他们一点一点慢慢变熟。林彦俊不忙的时候就会在家里弹吉他练歌,尤长靖有时也会忍不住夺过吉他唱一曲,林彦俊听他唱完Happier又唱Home to Mama,最后痴痴的开口:“你怎么连唱歌都这么好”

尤长靖眼角带了些笑意:“当初去深蓝应聘的时候,我本来想当个歌手来着”



十八岁之前的尤长靖最珍视的东西就是他的歌声。可是他太害怕自己最珍贵的东西被别人嘲笑和谩骂,所以他干脆把自己藏了起来。卖笑人是他最好的伪装。

可是他看见林彦俊对梦想执拗又倔强的样子,有些动摇。梦想在未来闪着光吸引他,让他为它心烦意乱。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对着林彦俊居然不会笑了。林彦俊也曾经问过他,你笑起来很好看耶,为什么最近不笑了。

其实尤长靖并不喜欢笑。他花了太多时间去对着别人笑,所以没有人的时候,尤长靖通常都是面无表情的,这是他最隐私和最放松的时刻。可是现在,他却把这样的自己毫无保留的展示给了林彦俊。




卖糖果的人爱吃酸菜,肉铺老板喜欢杏仁糖。卖笑人不再笑的时候,可能是因为他爱上了你。

搬来前尤长靖不是不知道小孩的心思。可他却没算到自己会一头栽进去,也没算到林彦俊对待他和对待梦想一样认真。







尤长靖只好把这份感情归于是对弟弟的喜欢。

评论 ( 10 )
热度 ( 507 )

© TW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