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G

恶作剧完毕

【长得俊】倘若纽约不是远在千里

 

给所有异地恋的姑娘们 你们都要幸福噢

 

BGM-Already home

 

 

-

 

“再两组,彦俊老师把那条围巾摘下来好吧…好的…”照相机咔嚓声不时响起。

 

 

纽约的夜深了。路上寥寥几个行人走过,只剩下霓虹灯橱窗前,杂志拍摄组仍然在工作。林彦俊站在乱糟糟的人群之间穿着看起来很暖的驼色大衣冻紫了嘴,手指僵硬的接过助理递上的咖啡,才感觉到手心传来一丝久违的生命力。

 

一旁的粉丝终于找到机会递上礼物,林彦俊礼貌的接过,接着就让助理帮她们叫了车。的士很快到了,他边叮嘱着“回家小心”边把她们送进车里,动作太大还弄乱了刘海。

 

“嗡——”关上车门的同时,他的大衣口袋传来轻微的振动。隔着白色高领毛衣和蓝灰打底衫直至心底,酥酥麻麻的。

 

犯困的大脑猛然清醒。嘴角不明显的微微上扬,林彦俊不自然的用拳头挡住别过脸去,另一只手悄然伸进口袋里——

 

 

“不好意思彦俊老师!这组照片还得再重拍一次!”

 

 

动作戛然而止。林彦俊的手擦过手机停在一旁,这时振动已经不再发出声响。过了十几秒,才传来一声提示音。

 

叮咚一声,林彦俊皱紧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他没再管手机的事,大步流星朝摄影机走去。

 

 

 

 

凌晨三点。

 

转棚内拍摄告一段落,头发盘成一个鬏的金发摄影师朝着电脑指指点点许久,终于点头同意让全组人“have a rest”。

 

林彦俊就这样意外的拥有了一小时休息时间。他裹上厚羽绒服一路在助理的指引下点头哈腰,跌进狭窄的保姆车里一屁股坐下,长舒了一口气。

 

小助理风风火火跑去忙活其他事情,司机大哥惊醒之后又开始打盹。剩下林彦俊一个人坐在暖黄灯光之间无所适从,只好朝着窗外的漆黑放空自己。

 

 

实在是太累了。

 

什么时候能回家啊,回家就能看看到一半的小说,还能看收进期待名单很久的电影,还有——

 

啊对了!

 

 

林彦俊急匆匆掏出手机,果然还有一条被遗忘了的可怜巴巴的信息躺在锁屏上。

 

 

【你今天没有很想我吗?都不接电话(哭泣)(哭泣)】

 

 

还有一个人在等他。酒窝再次凹陷,林彦俊手指飞快地翻动回复:

 

 

怎么办,今天太忙了,好像就只有一点点想你欸】

 

 

那头一直等着似的立马甩来一张强颜欢笑表情包,还有一段软糯的语音:“林彦俊你不爱我liao”,疲惫的嗓音里满是抑制不住的小欣喜。

 

林彦俊把手机死死扣在耳边,一遍又一遍重复地去听这句短短的语音。明明才刚刚入夜,他却觉得天快要亮了。小小的,复杂的情绪开始蔓延,甜蜜分明先占据了心窝,酸涩却很快潮水般席卷遮盖。两种情绪同时涌现心头,把他东拉西扯不知应该作何反应。

 

林彦俊吸吸鼻子,偷偷摸摸的低下头来发了一条语音——

 

“我好想你哦。”

 

 

-

 

If only New York wasn't so far away

倘若纽约不是远在千里

 

I promise the city won't get in our way

我发誓我不会让这座城市成为我们的阻碍

 

 

-

 

这是林彦俊去美国的第五天了,也是尤长靖进棚录歌的第五天。从试录,到讨论,到修改,到二次录制他都亲自上阵把关。可以说林彦俊走了之后,尤长靖简直就是把家搬进了工作室。

 

回别墅住的Justin发来微信问尤长靖今晚回不回去陪他,尤长靖逗猫似的打出一连串的哭泣表情,换回对方一整个板块还要更多的流泪emoji。

 

 

【哥哥有点忙回不去啦,乖。】

 

 

其实哪里有忙到非在工作室住不可,无非就是小孩子情绪犯了,不愿意一个人住那么大的空房间罢了。

 

林彦俊,林彦俊,林彦俊…林彦俊这个傻瓜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尤长靖撅嘴,摁开锁屏,对话框显示最后一条对话是对方一小时之前发来的那条语音。

 

尤长靖没回。他一直以来都对外宣称林彦俊是他们的墙,有他在的话做什么都会安心。这句话放到感情方面也是如此。林彦俊是他的墙,霸道又温柔地主导着这场恋爱,尤长靖只负责心安理得的跟随。

 

 

但是今天林彦俊却成为了先示弱的那个人。

 

 

尤长靖慌了,歌都录不好。他的制作人兼老师在录制第五遍出现差错之后强制性把他连人带行李赶出工作室,逼迫他在恢复成一个状态良好的歌手尤长靖之前不许出现在他面前。

 

 

他只好住进酒店。

 

北京时间下午三点半,知名新生代小鲜肉洗漱后未着上衣大字状瘫倒在酒店的大床房上无所事事。如果是被什么八卦媒体拍到,指不定要如何兴风作浪才好。

 

不过这位小鲜肉此时显然没有心思想到这些,尤长靖头发也不擦就捧着手机发呆,满脑子都是14000公里外的纽约城里,那个人现在应该在干嘛。

 

以趴姿双腿交叉翘起的姿势坚持了两分钟之后,尤长靖败下阵来。他烦躁的把手机扔到一边,开始狂飙听海的高音部分。

 

手机就是在这时候和高音一起响起来的。尤长靖赤脚跑去看,是林彦俊的电话。“刚忙完。你在干嘛?“那边传来呼啸的风声,还有熟悉的,想念的,恋人的声音。

 

 

刺眼的阳光被尤长靖用厚重的窗帘挡住,他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想象着星光洒进纽约城的万家灯火,洒进布鲁克林区的其中一条街道里,洒进辛苦工作,多日未见的恋人眼中。

 

他还好吗?有吃饱吗?有穿的够多吗?有没有生病?吃的还习惯吗?工作累吗?

 

“我也刚忙完啦。”尤长靖极力克制着自己颤抖的声音。

 

 

 

 

“…尤长靖,不要哭了啦,”林彦俊敏感的接收到尤长靖的低落。从确认关系开始,他们就聚少离多。他忙,长靖也忙,好在遇到彼此的时候两人都不再是小孩子,因此也从未爆发过这么浓厚的思念。

 

大概,是纽约真的离北京太远了吧。

 

 

“我很快就回家。”

 

 

 

“我大后天要飞日本…”“两天后我就到北京了。”“骗子啦,我知道你北京要转机去新加坡。”“那等我从新加坡回来…”“我飞澳洲了。”

 

 

“林彦俊,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啊?”

 

 

为什么别人谈恋爱可以天天待在一起,我们就要这样只能通过手机说我爱你?

 

 

“很快,很快,”压抑的想念透过手机传进林彦俊的耳朵,夜晚本就多愁善感,让他也不禁跟着心酸起来。他只好试图安抚彼此。

 

“长靖,我们以后在北京安个家好吗?三个房间,一个我们住,一个留给客人,还有一个给我们的小孩。有一间很大的书房,放三个书柜和一张软皮躺椅。还要有一间音乐工作室,我的桌子和你的桌子挨着摆,我们可以在里面做自己的音乐。”

 

 

“我们还会有一个大大的阳光厨房,落地窗可以直接看到外面的院子。我们买最好的游戏机和投影仪安在客厅,你开心的话,再养一只柯基好不好?”

 

“或者我们回大马住,就把家安在你爸妈家旁边。要不然你跟我去台湾,我可以带你吃遍夜市,手牵手出去压马路……好不好?”

 

 

“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一直在一起。”

 

 

 

-

 

纽约时间凌晨五点。

 

再有二十分钟,剧组就又该开工了。林彦俊裹着羽绒服缩在保姆车的座椅之间,手机在寒冷的空气中微微发烫,每说一个字心就揪着疼一下。想见面。他又何尝不想呢。

 

 

唉,何尝不想呢。

 

拿远手机一看,原来已经通了四十分钟的电话了。此刻电话那头并没有传来声音,唯一回应他的,是尤长靖浅浅的呼吸。

 

睡着了?林彦俊噗嗤笑了。这样都能睡着,究竟是……多少天没有睡个好觉了啊。

 

 

林彦俊静静的听了一会儿,挂断了电话。

 

 

“彦俊哥,刚公司来电话,上回洽谈的那个品牌指名要和你合作,行程已经帮你排好了。”助理这时刚好拉开车门探进头来。

 

林彦俊倾身向前接过助理手中的行程表翻开,工作日程已经排到了下半月。

 

 

-

 

“好,我知道了。”

 

 

 

-

 

If only New York wasn't so far away

倘若纽约不是远在千里

 

I promise the city won't get in our way

就不会成为我们的阻碍

 

When you're scared and alone

假如你曾感到害怕和孤寂

 

Just know that I'm already home

请相信我的心和你在一起

 

When life takes its own course

生活有自己的一套路线

 

Sometimes we just don't get to choose

有时根本轮不到我们选

 

I'd rather be there next to you

我但愿能陪伴在你身边

 

Promise you'll wait for me, wait for me

答应我,你会等我

 

Wait 'til I'm home

直到我回家的那天

 

All I have is this feeling inside of me

这就是我的所思所想

 

The only thing I've ever known

这也是我唯一的愿望

 

 

 

 

 

 

纽约到北京,是一万多公里的路程,是十二小时的飞机,是四十分钟的通话,是一颗心与另外一颗心,最远也最近的距离。

 

 

 

 

 

 

”等我回家。”

 

 

 

 

评论 ( 34 )
热度 ( 544 )
  1. 穆尔夏特TWIG 转载了此文字

© TWI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