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G

恶作剧完毕

[长得俊]夜航

脑洞产物。

双结局:)


良药苦口☞【A】

甜到生病☞【B】



——————————————————————————————————————

    【头顶,星群;脚下,星座。五十亿英里之远,星系死去,像雪落于水。】
       

                             ——圣埃克絮佩里《夜航》




" JY1743次航班,由上海飞往伦敦的旅客注意了。您乘坐的航班已经开始登机,请您尽快前往登机口进行检票  "

林彦俊直到落座之前,整个人一直处于一种恍惚的状态。手机响起一阵震动,他拿起来一看,是林超泽发来的几条微信。

林彦俊自然是知道为了什么。

他懒得理会,索性把手机一关,望着窗外开始发呆。没有买到头等舱,就挑了个靠后的经济舱座位,所幸这趟航班人并不算太多。大家坐得很分散,空气里充斥着一种低沉的吵闹。



北京时间18:32,飞机起飞。

经过短暂的攀升,进入了平流层。

夕阳的余晖打在云上,飞机仿佛一艘小小的帆船,在金色的海洋上缓慢前行。

这样的安逸让林彦俊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他再醒来的时候,那片金色的海洋已经变成了在月光的映衬下翻涌流动的仙池。

机舱早已亮起了灯,空乘人员正在距离他的前几排派发饮料和晚餐。

盒饭分鸡肉和牛肉两种,林彦俊没有要。他犹豫了一会儿,伸手要了一杯咖啡。


晚饭时间,香气四溢。


"林彦俊你牛肉饭给我尝一口好不好"

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林彦俊抬起头,发现尤长靖坐在他身边,朝他兴冲冲伸出勺子,星星眼闪烁着期待。



林彦俊想说"我今天没有要盒饭欸"

可他不过是眨了眨眼,那个人就不见了。

哦,他差点忘了,现在已经不是2018年。

林彦俊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啧,好苦。

他懊恼着一把拉下遮光板,赌气似的拿出平板电脑干脆找出电影来看。电影名字叫《虎口脱险》,一部六十年代战争背景的喜剧片。

这群英国的飞行员从巴黎上空一跃而下,在异国他乡结识了珍贵的朋友,一同经历了一场华丽的冒险后,又带着胜利与真情重返蓝天的怀抱。


油漆匠问自己心爱的女人:你真的要我等到战争结束吗?

我要你去睡觉,亲爱的。金发女郎说。

然后,她给了他一个吻。





北京时间21:45,电影播放完毕。

沉浸在剧情里的林彦俊回过神,才发现机舱暗了下来。大多数人裹好了毯子安静的享受着私人时间,温馨而静谧。林彦俊旋开头顶的航空灯,明黄的灯光打在他身上,让他感到了别样的安全感。

飞机此时飞的不高,从窗户俯瞰下去,可以看见一片星星点点,灯火斑斓,浮光溢彩。

林彦俊享受这个时刻。

他感觉自己就好像这个浮华世界的看客,藏在云层中,看遍世间万象,人情冷暖。

无论是好是坏,此刻都与他无关。


【他像个征服者,在自己的凯旋之夜俯视自己的大地,却发现了人们平庸的幸福。】


娱乐圈是世界极善与极恶的集合体。你能在这里得到最好的,也要遭受最坏的。出道这些年来,他收获了名誉,财富和人气,却还是敌不过规则,把最初的本心留在了那个冬天。


那个冬天。

2018年初的冬天。

林彦俊觉得自己是真正爱过一个人的,少年嘴角抑制不住的弧度和从眼神里跑出来的宠溺,都骗不了已经过去的时光。

"林彦俊在我心里一直发光"

"我想问林彦俊,他和谁最好"

"林彦俊...林彦俊...林彦俊"



"林彦俊,我们分手吧。"




和那个人的关系,开始得没有预警,结束得也毫无预兆。为什么会分手?林彦俊自己好像也记不清了。

又或者,是不愿想起来。

是从他被逼去相亲开始吗?还是因为他们被拍到照片,险些被雪藏?又或者,是两人因为未来吵架又打架的一次次两败俱伤?

18年他们一起比赛,限定组合出道。19年团体出道,23年,单飞,25年,他们分手。之后一个转幕后一个出国深造,此后五年,再没见面。

以前不懂,现在才知道,是因为太爱了,所以才会割舍掉爱情。


想着这些事情,林彦俊根本没法好好睡觉。座位太挤,让他完全没办法好好伸展四肢,找到舒服的姿势。他干脆起身去洗漱。

如果是以前,大概搭着一个人形抱枕,他会睡得舒服一点吧。

想到这里,林彦俊望着镜子上的自己,忍不住笑了出来,笑得眼睛都疼。



回到座位,他打开遮光板。

几颗残星还挂在青灰色的天幕上,遥远而凄美。

天蒙蒙亮了。







【A】

伦敦时间23:00,飞机抵达英国。

夜晚的希斯罗机场热闹依旧,出关,入关的旅客络绎不绝。人们在这个世界的连接处忙着奔向自己的命运,行色匆匆。广播不断响起,锃亮的灯光晃得人发晕。

林彦俊来的匆忙,行李只有一个背包。他绕过等行李的人群,径直往出关口走去。



在出关口等着他的,是也好久不见的陆定昊。

见林彦俊两手空空的就这么来了,陆定昊犹豫的看了他一会儿:

"你...没带西装?"

"嗯,打算看看就走"林彦俊淡淡地回答。

两人坐上陆定昊的车,相顾无言。一直开到林彦俊酒店楼下,陆定昊才从怀里掏出个请柬递给他。林彦俊接过请柬,手指有些颤抖。但他刻意忽视了这个现象。

请柬很漂亮,是女孩子都会喜欢的粉红色。

"他等你很久。"陆定昊没头没脑冒出来一句话。

林彦俊抿了抿嘴,睡眠不足加上进食不多突然让他有点不适。他感到自己正在快速下沉,空气突然变得很重,死死压着他动弹不得。

长久的沉默之后,林彦俊才从喉咙里憋出一个"嗯"字。

请柬上的新人笑得幸福美满,她挽着他的手,白婚纱配燕尾服。



【他朝圣胡利安回过头去,这时已经成了一小撮灯火。一会儿,成了几点星光。再一会儿,成了一颗微尘。而这颗微尘在最后一次诱惑了他以后也消失了。】

林彦俊再次想起18个小时前他收到的那条陌生短信。






[   我不等你了。  ]






【B】

伦敦时间23:00,飞机降落。

林彦俊慢悠悠跟着人流走下飞机,拿好行李之后,才发现自己根本无处可去。

他的行李有点多,足有两个大箱子。为此他还付了好大一笔超重费。

是再也不打算走了吗。林彦俊在心里自嘲。


[ 尤长靖住院了 ]


这是18个小时前,陆定昊给他发的一条信息。35岁的林彦俊因为这条短信,时隔多年再次作出了像现在这样不理智不冷静,一点都不OK的举动。

夜晚的希斯罗机场热闹而明亮,同机的人好像一下子都找到了这个漫漫长夜的归宿一般,转眼都散了。

林彦俊一面推着行李车一面拿手机搜索着附近的酒店,有些狼狈。

怎么办,打电话给他吗?然后呢?找到他了,在一起吗?重新?他还生气吗?他生病了,不知道严不严重...

这么胡思乱想的时候,有个人挡住了林彦俊的去路。



是双熟悉的鞋。

林彦俊抬起头。鞋的主人穿着宽大的蓝白条纹病号服,顶着一头微乱的卷发,正朝他笑的没心没肺,活像个逃跑出来的疯子。

"等很久吗" 尤长靖朝他走近一步。

林彦俊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36岁的尤长靖,一下子和24岁的尤长靖重合在了一起。那年他们去美国集训,他也是穿着一件碧绿色的条纹衫和他在乐园里奔跑,像块透彻又纯粹的绿宝石。

林彦俊大步流星走向眼前傻傻笑着的人,不管不顾用力地将他搂入怀中。

"我想你了" 语气里满是委屈的意味。



他们在人来人往的大厅中紧紧拥抱在一起,时过境迁,这让36岁的尤长靖有些不好意思。

"你先放开啦"

"你干嘛穿这样?你生什么病?" 林彦俊激动过后才意识到哪里不对,忙拉着他看上看下。

"没有啦,我就,昨天吃虾过敏晕倒"

"..."

"你不要生气嘛,那我以后不吃,我保证 " 尤长靖以为林彦俊在生气,连忙轻声求饶。

"我被骗了,我机票几千块诶" 林彦俊装作板起脸,眼睛却控制不住弯了起来。

他仿佛已经能够看到陆定昊给他发消息时脸上那种【大爷我看不过去来助你们一臂之力】的鸡贼的表情。

"那我补偿你啊" 尤长靖望着他,眼睛里有不知名的东西在闪动。




" 房子给你住,车给你开, "





"还有人,也还给你。"





林彦俊回忆里的色彩在这时又鲜活了起来。

午夜的耳鬓厮磨,清晨的早安吻。不安时紧握的双手,遭遇低谷时投来的坚定眼神。像藤蔓一样疯狂生长的占有欲,以及他第一次说"我爱你"时,两个人都羞红了脸的模样。


二十三点半的希斯罗机场,世界各地的旅人脚步匆匆。

当林彦俊像个毛头小子一样,脱下外套罩住两个人的头的时候,当他在二十三点半的希斯罗机场,终于能够热烈亲吻眼前这个朝思暮想的人的时候,

他忽然想起昨天电影里的那句台词来 :




"这下好了

战争结束了
 
胜利来到了

他们最后就 团圆了 "



————————————————————————————————————

把我最近看的书和电影都写了进去,满足。

诚挚推荐《夜航》这本书,个人觉得是很不错的睡前读物😝让我们来向文艺小橘看齐😂

罩头梗来自我萌的另一对西皮

以及,文笔不好,希望大家能看的开心就好了!

    

评论 ( 22 )
热度 ( 338 )

© TWIG | Powered by LOFTER